Saturday, June 4, 2022

沒有打針?你怎麼可以生存?

 前几天发了一个小梦。

梦中我遇见洪朝丰老师,他 好像刚刚从泰国修心回来,精神很不错呢,还带有几分禅味,好有正能量那种感觉。我们互相微笑、双手合十来和对方打招呼。其实很想和老师拥抱,但还是没有,因为COVID阴影的笼罩吧。

第二幕是我和他,还有另一位女性朋友走在大路上,他们两个在说什么,我听不清楚,但内容好像是打针的事情。

我就在旁边听,梦中的感觉是他们都很反对打针,但对于没有打针通行证带来的极大不便,坦然面对,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别人怎么看,他们两个也没有理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任。

直觉是那位女士是美国的华人,是我认识的两位的化身,她们都极力反对打covid 19 vaccine,觉得是非常不成熟、会导致各种副作用。

去年年底,我们一班学生和洪老师一起吃饭,大家谈到打针,刚好做在对面一排的三位朋友,包括老师都没有打针,我们这一边三位打了针。

老师不打针,因为身体不适,原因很简单。其他朋友不打针,可能是对其副作用有强烈的担心和怀疑。这是我的猜测。

我当时打了两针。之后就没再打。因为感觉打了针后身体比以前差了很多,心闷、常常要深呼吸,不够气,四肢容易麻痹,也直接影响了睡眠。知道免疫系统在下降,不知和打针有没有直接关系,直觉是是有!

 I interviewed many people and to my surprise, more than 70% have negative side impact , some is not short term impact esp. pain and allergy but need to take medication.

一位朋友的前夫,之前健壯,打了疫苗兩個月死了,結果是血癌,但家人懷疑是打針有關

這是我知道最貼近的個案,之後也求救無門,沒有的賠。相信他自己免疫系統也隱藏問題,也有機會得這種病,所以被mRNA裏的病毒激活了。

https://youtu.be/--bTU-dJ1Mw



看了不少媒体报道确实有各种身体不适,后遗症竟然有7000多种,在身体里出现敏感、病情恶化或死亡个案。 

研究:mRNA疫苗進入體內後,會分布9大器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_I87G3dEBo

今天看完电影,可能是今年或来年最后一次。不能进入很多的公共场所,不能去理发店,不能做美容和按摩...也许不能看展览,不能进商场...

我最喜欢看电影,这是我的主要娱乐和成长、学习的方式,现在我要看电影,就只有看小screen,看电脑 。也许这是我一个新的突破,可能学的更细致,学的更深入。

不能做FACIAL,就自己做吧,学习和自己按摩,和家人按摩,也是一门技术。

 这个梦境,把两个没有打针的朋友 作为我自己的化身,他们在梦中的心情和行动,也是我现实中的心情和心理状态的一部分,同时,他们给我力量,不需为不打第三针而影响自己的心情,积极正向地活好自己,倍加要爱好自己。


前幾天發了一個小夢。 夢中我遇見洪朝豐老師,他 好像剛剛從泰國修心回來,精神很不錯呢,還帶有幾分禪味,好有正能量那種感覺。我們互相微笑、雙手合十來和對方打招呼。其實很想和老師擁抱,但還是沒有,因為COVID陰影的籠罩吧。
 
 第二幕是我和他,還有另一位女性朋友走在大路上,他們兩個在說什麼,我聽不清楚,但內容好像是打針的事情。 我就在旁邊聽,夢中的感覺是他們都很反對打針,但對於沒有打針通行證帶來的極大不便,坦然面對,沒有太大的心理壓力,別人怎麼看,他們兩個也沒有理會,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任。 
 
直覺是那位女士是美國的華人,是我認識的兩位的化身,她們都極力反對打covid 19 vaccine,覺得是非常不成熟、會導致各種副作用。 
 
去年年底,我們一班學生和洪老師一起吃飯,大家談到打針,剛好做在對面一排的三位朋友,包括老師都沒有打針,我們這一邊三位打了針。 老師不打針,因為身體不適,原因很簡單。
 
其他朋友不打針,可能是對其副作用有強烈的擔心和懷疑。這是我的猜測。 我當時打了兩針。
 
之後就沒再打。因為感覺打了針後身體比以前差了很多,心悶、常常要深呼吸,好像很不夠氣式的,也直接影響了睡眠。知道免疫系統在下降,不知和打針有沒有直接關係,直覺是是有!
 
 看了不少媒體報導確實有各種身體不適,後遺症竟然有7000多種,在身體裡出現敏感、病情惡化或死亡個案。 
 
研究:mRNA疫苗進入體內後,會分佈9大器官 
 
所以,我真的看不到要继续打这种针的意义,反而有担心,反而要承担打了针的后果。
 
 
今天看完電影,可能是今年或來年最後一次。不能進入很多的公共場所,不能去理髮店,不能做美容和按摩...也許不能看展覽,不能進商場... 我最喜歡看電影,這是我的主要娛樂和成長、學習的方式,現在我要看電影,就只有看小screen,看電腦 。也許這是我一個新的突破,可能學的更細緻,學的更深入。 不能做FACIAL,就自己做吧,學習和自己按摩,和家人按摩,也是一門技術。 
 
這個夢境,把兩個沒有打針的朋友 作為我自己的化身,他們在夢中的心情和行動,也是我現實中的心情和心理狀態的一部分,同時,他們給我力量,不需為不打第三針而影響自己的心情,積極正向地活好自己,倍加要愛好自己。

 


 很多朋友,還有家人,特別是美容院的工作人員,那些美容師和按摩師問我:那你怎麼辦?哪裡也去不了。我說,有什麼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自己最清楚自己的身體。

電影院等地方暫不要去了,雖然有些活動要放棄,它們都是我喜歡,但我要學習去適應,同時,很多電影可以在網上觀看,還有很多東西等我去學,可以去探索。通過這次的禁閉,把自己的更多潛能,發揮出來。


一位朋友的前夫,之前健壯,打了疫苗兩個月死了,結果是血癌,但家人懷疑是打針有關
這是我知道最貼近的個案,之後也求救無門,沒有的賠。相信他自己免疫系統也隱藏問題,也有機會得這種病,所以被mRNA裏的病毒激活了。

I interviewed many people in my social circle, and to my surprise, more than 70% have negative side impact , some is not short term and need further medication like allergy and pains and heart attack, cancer.

很諷刺的是,每次和他們談到打針的副作用,大部分都可以說上一連串的事件,身邊人或家人的不幸事件,可大可小。有的要停工一星期,一打針就病倒了 ,不少是嚴重痛症,有的發燒不退,有的肢體麻痺,要看醫生和做物理治療或針灸修復...不同年紀的人都有,個別青少年出現心肌炎。

他們說,如果不是為了工作、為了生存,爲了上學,不打不行啊!好可悲,連自己的生命權都不能擁有。

對於打針的問題,很多家庭都有分歧,很多人覺得打針可以保護自己和家人,有的覺得打針的副作用很長遠。所以那些不打針的家人反而為打針的家人擔心不已。

我們家庭就是典型的一個。我很掙扎,不知那邊對。但家人都打了,我是最後一個,也有心理壓力,怕自己不打染病會影響媽媽和先生,他們身體不好。

但在政府的措施下,越來越多人被逼要打才能工作,娛樂和上學。

雖然我有後悔打了兩針,但我不會埋怨別人,因爲最後還是自己是決定人,爲自己的行爲負責任。現在,我唯有倍加小心自己的身體,日常生活習慣需要調整和改變,特別是睡眠。加上營養、運動和身心健康的修行。盡力而爲,保護自己和家人,聼天命,別人做不做,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我自己不能控制。

我自己就主張自然免疫,做了不少探索,寫了不少文章,關於如何提升免疫力,其中,情緒管理,睡眠管理和運動、營養管理是最基本,最內在的,最重要的。


事實證明:Covid從2019年底到現在,已經變種幾代了,打針對預防變種covid 已經幾乎證明沒有效果了,打了針的人比不大針的人被傳染的data更多,身邊有的沒有打針,還沒有被傳染,或全家都得了Omicorn,最後才輪到他們,而且非常輕微。這些都是我看到的現象。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還要求打第四針?否則,很多場合都不能進。旅遊也不行,回不了香港了,出國,有些地區也有限制。

有沒有無奈?有,但不會為此感到煩惱!

今天看了一篇報導,相信沒有任何大媒體會發表的事實: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E6%94%BF%E7%B6%93/%E8%A8%AA%E4%BA%94%E5%80%8B%E6%B2%92%E6%89%93%E9%87%9D%E7%9A%84%E9%A6%99%E6%B8%AF%E4%BA%BA%EF%BC%9A%E8%A2%AB%E9%99%90%E5%88%B6%E5%87%BA%E5%85%A5%E5%A0%B4%E6%89%80%E7%9A%84%E6%97%A5%E5%AD%90%EF%BC%8C%E6%88%91%E8%A6%BA%E5%BE%97%E8%87%AA%E5%B7%B1%E5%83%8F%E6%B4%BB%E5%9C%A8%E5%9C%B0%E4%B8%8B%E5%9F%8E 

不少專家指出,即使無法完全解除感染風險,疫苗仍能預防重症和死亡。但林小姐和阿輝仍因個人健康考慮、擔心副作用和對疫苗成效存疑而卻步,沈卓怡、Lewis和吳先生一家人同樣是如此。沈卓怡有朋友在打針後,全身生濕疹,皮膚較敏感的她因此卻步;Lewis和同在私人公司工作的吳先生則同樣認為,既然打針本身有風險,而打了針仍有機會感染,那為甚麼要打?

事實上,沈卓怡和家人都曾感染新冠肺炎。不過相比已打針的家人,沒打針的她症狀更輕,也更快康復。她覺得是體質問題:「打針應該係為咗保護自己而打,但我睇唔到我要打嘅必要性。」

旁人:堅持咁耐好犀利 VS 你覺得你可以捱到幾時?

雖然屬社會中的「少數」,但五名受訪者均表示,較年輕的同輩一般對於他們拒絕打針沒太多意見,Lewis的朋友甚至會誇她:「堅持到咁耐,好犀利!」不過,總有人勸服過他們。在「疫苗通行證」全面推行前,林小姐父母一直落力替女兒尋找私家醫生,嘗試領取豁免證明書;但隨時間過去,父母態度亦開始轉變,近日更催促她打針:「我唔知(點解)呀,可能社會環境風氣變,就會覺得我好遲(仲未打針)囉。」

林小姐到醫院覆診時,專科醫生也會著她快點打針,但她說對方的回答總無法令她放心:「佢哋係答『交俾你自己諗,最好緊係打,每個人嘅敏感反應都唔同』呢類廢話。」她曾因病住院4年,醫生過往一直不容許她接種流感針和子宮頸癌疫苗,以免引發紅疹、口腔潰爛、窒息暈倒等病徵。出於這些經歷,林小姐始終不願冒險:「冇可能會打。」

Lewis的家人同樣不理解她的決定,覺得沒有「通行證」會影響生活,也相信疫苗有效預防重症。吳先生則較幸運,身邊的人無論有否打針,都尊重他的決定。上司容許他繼續做兼職,朋友亦會選擇到私人地方聚會;至於家人,他說母親和兄弟至今都沒有接種疫苗,即使在「疫苗通行證」推行前,母親有猶豫過要否為了進入街市、商場等地方打針,最終也沒有打。

沈卓怡的家人都因為工作,早已接種疫苗,但從沒說服她打針。倒是有不認識的人,偶爾會在網上私詢她說「你覺得你可以捱到幾時?你遲早都要打㗎啦」、「大局已定,面對現實」。阿輝的上司和同事不想她辭職,曾遊說她打針留下;不過阿輝覺得,既然已堅持了一年,如果現在才去打針,自己就成為了工作的奴隸:「我唔想自己變成咁。」

 “沈卓怡強調,自己沒有指責的意思。她只是想大家思考,當政策將一道又一道限制加諸在大眾身上,並以工作作為交換條件,大家是否仍會接受?「我唔希望以後對所有事情逆來順受,會成為呢個城市嘅共同意識。我真係好害怕呢樣嘢發生,太恐怖啦。」”

 這次Covid19 導致的疫苗災難,全世界政府和民衆自己都需要反思,不要做羊群,人云亦云,被誇大的恐懼和誤導所控制。爲什麽好要繼續打,打到何時?好處越來越小,弊端甚至致命的疾病也越來越多,是否還有任何理智和人性? 

延申阅读:

Covid 帶給我們什麼重要啟示 (4)?
人體免疫力與生活習慣、飲食習慣、精神健康息息相關
英國真人試驗:吸入病毒也不感染新冠的17個人,有什麼過人之處?

兩年多Covid 大流行,我們學到什麽? (2)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2/03/covid-2.html

Covid 教曉我們的事 (3)

https://www.facebook.com/saved/?list_id=10221398386614593

Covid 帶給我們什麼重要啟示 (4)?
人體免疫力與生活習慣、飲食習慣、精神健康息息相關
英國真人試驗:吸入病毒也不感染新冠的17個人,有什麼過人之處?

兩年多Covid 大流行,我們學到什麽? (2)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2/03/covid-2.html

Omicron海嘯的挑戰 -如何與焦慮做朋友?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2/03/omicron_3.html

陪伴同行,走出哀傷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2/03/blog-post_65.html

承認脆弱,就會堅强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2/03/blog-post_16.html

 與Covid病毒共存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2/01/covid.html

如何面對疫情飆升?如何保護好自己?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2/02/blog-post_7.html

老虎出山

 
打疫苗的疑惑和分歧

 

 Covid 19 Susceptibility talk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2/03/covid-19-susceptibility-talk.html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2/03/1-1.html

____________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