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7, 2020

河馬、羚羊、果子狸的夢

星期六,(17 10 2020),清晨,我看了一部自編、自導、自演,連觀眾都是自己的thrilling but warm and heartfelt movie,從電影角度去評論它,可以說是驚險萬分,峰迴路轉,但,寓意深長,裡面有超現實的太平盛世、接著是異常驚恐的襲擊,血淋淋的現場,然後是湖水一般的平靜...

概括夢境裡的重要insights:

河馬、羚羊、果子狸的夢境

帶出三大方面的insights 

1 Dreams fulfillment in  sleep dreams,夢中,我看到這一幅美麗的畫面。河馬,羚羊和很多家庭,大人,小孩可以在海水中享受游泳戲水和洗澡的快樂。



夢境中,整個海水里都是密密麻麻的的人,一家大小,沐浴在陽光和蔚藍的海水中
海水中,原來還有一些小河馬,
小河馬在戲水洗澡,非常快樂





夢境中,河馬旁邊還有羚羊,醒来问自己:羚羊也會游泳?
这幅动物与人和諧共泳,真的是天馬行空,無限的想像力,在夢中

我渴望家庭融合,愛的流動,大家各有自己的價值觀和立場,但都可以好好相處,不會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場和價值觀差異而對立,影響正常生活。

國際上,渴望世界和平,修和,共享科技發展的成果。

2

噩夢背後的insights,是我的另一個夢想做為基礎,trigger. 

可以正視新冠病毒,做好自己,為自己,為大家,預防比什麼都重要。

但,萬一染病,也有心理準備,可以面對,而不是放棄或逃避。

這部分的意義,非常深刻,

夢境給我智慧和勇氣,幫我看到什麼是接納和面對。

接納生命中不能改變的事實。

面對自己有能力去改變的狀況。

3

跨越死亡

這部分,對於人類最大的恐懼,死亡,我看到自己在成長,夢中已經建立起建立闊達的生死觀。代表我的渴望,也為我面對不能改變的,必須面對的事實,帶來巨大力量。



————————————————————————

河馬,羚羊,果子狸...,風馬牛不相的動物,走進我今天早上的夢境裡。我嚇醒了。然後又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繼續編織意識和潛意識共存的清醒夢,一個更加可怕的夢境,同時充滿慈悲和對死亡的闊達,简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夢境一開始,我和媽媽,菲傭姐姐一起坐郵輪。郵輪的TRIGGER:家對面海上有一個郵輪停在那裡幾個月了,想起一次做郵輪的經歷)

下船後,我一個人在海灣,浩瀚的藍天,碧藍的海水;

在走近海邊,很多人在游泳,好多小孩子在淺水地方戲水;在看清一點,海水里,在密密麻麻的人中,還有一些黑黑的小河馬和白色的羚羊在洗澡。完全可以和平共處,又好像毫不相干,沒有半點害怕對方的感覺,每個個體,從小孩到大人,從河馬BB,到溫和的羚羊,都各自享受著自己,與海水合一。

夢中,我非常詫異,有些不敢相信...

走著走著,突然在我的前方出現一隻身高如老虎,金黃色的毛毛,但身體猶如果子狸,長長的尾巴,瘦瘦的身體。帶著猙獰的目光,來世兇猛的向我慢慢走來。

我看見身邊有一個黑角落,馬上躲起來。

但没想到,这个狡猾的果子狸,在我背后出现。我用雙手保護我的殿部,她的口部已經咬住我的手,在試探...。

我想:死定了!

就在此刻,我醒了。

我隱隱約約感覺有果子狸在夢中出現,慢慢地走進夢中,猶如重播回片,把整個夢境再看一次,然後我在半清醒狀態下,開始進入清醒夢,也就是我的意識知道自己在發夢,继续这个果子狸的夢:巨大的“老虎”果子狸很快會把我碎屍萬段,我想:他那么饿,终于可以饱吃幾天了。

我的眼前出現了身體的支离破碎。

但,奇怪的是,夢中,我沒有半點驚慌和丝毫的害怕。

如同经历了一场天葬:四周很安靜,只有乌鸦的声音!

這段時間,一直睡得不太好,好多夢境都記不住。

但今天是星期六,讓自己放縱的睡,很輕鬆的狀態下,我反而發了這麼一個可怕又深刻的夢境,而且記的住,很是感恩!

解夢:

A 夢境的trigger,背景:

1和果子狸相遇:

這部分,也是非常精彩的:

昨晚10點多,兒子放工回家,我們下樓走走。

SWIMMING POOL的平台的一邊,每晚都有狗主人帶著他們的狗狗出來分享聚會。

我和兒子在平台走圈,來到另一邊,非常安靜,灰暗的燈光下,忽然,看見一個頭部像貓,身體像老鼠的動物(很矮,瘦長),特別的是它有很長的兒子就給它一個臨時名:果子狸。它在水渠邊走來走去,而且在垃圾桶附近徘徊。在尋找食物,很容易熬的樣子。


https://baike.baidu.com/item/%E8%8A%B1%E9%9D%A2%E7%8B%B8/821613?fromtitle=%E6%9E%9C%E5%AD%90%E7%8B%B8&fromid=277253



我說,屋苑怎會有會有這種野生動物呢?

兒子說:牆的外面就是一個的大深林啊!

說的是。又聯想起最近幾天,野豬也走進了POFULAM馬路中的一個草地裡,大搖大擺地吃東西,在垃圾桶裡找。

我又想起20多歲,剛剛出來工作,曾經和同事在廣州吃過野味餐,特別是去品嚐果子狸,非常鮮味呢。但吃完之後,我和同事第二天回到香港,喉嚨巨人痛,發燒,發了一個星期。那次病的很辛苦。我想,可能我已經對SARS已經有了免疫力了。

再回到童年,記得一家貴州籍的鄰居,買了一個果子狸,很瘦,養大一些,就煮來吃,用貴州紅燒的方式,每個鄰居都分一塊肉嘗下,大家都是第一次吃,和好奇。非常好吃呢。大家吃了都沒事,好彩!

兒子說:新冠病毒,SARS和現在的Covid 19新冠病毒,都是哺乳動物帶來的。

2 最近屋苑出現第一宗​​新冠病毒的個案...

B 解夢 - 與內在連結,聯想和反思:

這個夢,越想,越多層次:

每個夢境,都有表面意義和深層意義:

表層的意義:

昨晚,我看見這個“果子狸”,心中有些害怕。如果是貓,我不會怕。這個害怕的心理,當時沒有被安撫,被聆聽,所以,
通过夢境告訴我,當時,我沒有去聆聽自己有孩子害怕狗的一面,沒有給她一個擁抱和安撫。夢中爆發出來,提醒自己要去感受任何恐懼,不论它的出现是多么短暂。不要當它是小兒科!這樣,就可以事先把恐懼消化掉,不會留下陰影!帶到夢中。

對於聆聽自己內在的恐懼,生命敏感度,又深刻一些,對於預防噩夢,有著重要的價值。

联想到:原來,過去的經歷重現是自然的現象,童年的阴影記憶是很难抹去的,但我们用新的角度去看它,情况完全不一样!



深層的意義:

1)
為什麼會嚇醒?
怕的是什麼?
還是對新冠病毒的恐懼被壓抑了,夢境裡讓我體驗和來給我一個預演?

最近屋苑出現第一宗​​新冠病毒的個案,不明的源頭每天都比比皆是,隱形帶菌者就在社區走來走去;萬一自己也被感染,自己真的被新冠病毒侵入,唯有客觀地,平靜地去面對,治療,為己為人,才是負責任的態度!

所以,對於政府提倡如果懷疑自己有病症,就要馬上做自我檢測。我非常同意!

直覺告訴我:這個和果子狸在現實的相遇和夢境里的襲擊,給我在潛意識再打了一個預防針(我相信自己的防禦意識已經很高),但潛意識還是不放過自己:那就是:如果 
真的感染了,你會這樣去面對?

想起陳一德老師給我做的解夢個案,一個令我走上夢境治療的修行路的啟蒙一課:

如果真的發生?

惡夢,不是來給我們開玩笑的,惡夢出來都不是從天而降,無緣無故的來一趟,有時,惡夢早已發生,只是我們不知道,還誤以為是兒戲一場!

把惡夢當成真的,提前做好心理準備,生理安頓,接納生命的無常,也準備去改變自己可以改變的現實,才是務實和積極的人生觀!




2) 

“我隱隱約約感覺有果子狸在夢中出現,慢慢地走進夢中,猶如重播回片,把整個夢境再看一次,然後我在半清醒狀態下,開始進入清醒夢,也就是我的意識知道自己在發夢,而且延續了夢境:巨大的“老虎”果子狸很快會把我碎屍萬段,大可飽吃幾天了。我的眼前出現了身體的支離破碎。但,這個清醒夢中,我沒有半點驚慌和害怕,就好像是天葬。沒有驚恐,很平靜,安頓,感覺完成了...!”


夢境來到第二部分,醒來,再睡過,清醒夢中的自己被咬死,碎屍萬段,夢境中自己覺的很自然,很平靜。

夢境的第二部分是清醒夢,夢後才覺得更加可怕。但夢中為什麼那麼不以為然,好像沒有恐怖?

是慈悲,化解了我的恐惧...

昨晚一幕:
那果子狸真的很餓,兒子想幫他呢,我叫它不要靠近它。 孩子的慈悲心,化作夢中自己。

彷彿看到電影裡的情景:

遊走於慈悲和仇恨之間的夢

《撞死了一隻羊》


我想,這是潛意識對果子狸袭击这個夢境的解說:那就是好好接納它,接納現實,接納死亡终會到來。

想起以下的句子,常常鼓勵我面對死亡,接納死亡,最終是去跨越死亡,好好活著:






回到現實,看到血淋淋的夢境電影,心裡害怕和不舒服,也是潛意識的自然反應。接納它,100%接納自己。

奇妙的是,這種不舒服的感覺,認真去聆聽,去感受夢境中的感受,很快被自己夢中平靜和慈悲心融化。

夢境中,那種平靜的如来到西藏的大草原,平靜的如水的狀態,令我難忘!




想起這樣一個工作坊:

不完美的旅程,就是完美的旅程


這篇文章裡,我總結了藏族的天葬和傣族人把骨灰散在湄公河水的傳統,對我看待死亡,跨越死亡的恐懼有很大影響。
夢中,我也體驗了這些理念:
個深受佛教影響的民
在當哲学:
在生充分享受人生,愛惜身
帶走任何東西   部回歸大自然
灰撒進湄公河或給樹木施肥, 命回歸大自然!

天葬是屬於佛教布施行為的一種特殊方式,死者將自己最後一點東西———死亡了的肉體奉獻給天葬臺上的有形的禿鷲和那些無形的神靈。藏族人向來對兀鷲十分敬仰,並稱其為“神鳥”,嚴禁捕獵。在天葬中人們借助兀鷲實現了肉體的解脫,達到靈魂的升華。藏族在天葬中具體地表達的是藏傳佛教的“慈悲”和“空”的理念

噩夢裡的一個個矛盾位都解開它,真的沒有害怕了!得到的是勇氣和喜悅。

這個化死亡為力量的夢境,促使我思考自己的葬禮:屬於自己的,有意義、有價值的葬禮?绿色葬禮?


3)

“在走近海邊,很多人在游泳,好多小孩子在淺水地方戲水;在看清一點,海水里,在密密麻麻的人中,還有一些黑黑的小河馬和白色的羚羊在洗澡。完全可以和平共處,又好像毫不相干,沒有半點害怕對方的感覺,每個個體,從小孩到大人,從河馬BB,到溫和的羚羊,都各自享受著自己,與海水合一。

夢中,我非常詫異,有些不敢相信...”

這一部分,

第一:我聯想到這幾天對美國大選、世界局勢的一些啟發和我的願望:世界越來越分化,敵我關係,越來越重,大家是否可以化解之間的分歧,和平相處?我的渴望,一幅圖畫,海水里,天空下,不同價值觀和ideology的人都可以走在一起. . .享受生活。和平,有和平,才有幸福。

第二:人類和動物,可以和平相處嗎?

新冠病毒一次次侵入人類器官,我們人類需要做些什麼。可以預防,再次發生?

第三:家庭裡,大家有不同的性格,成長背景和年齡,各有自己的美麗和缺點,如何和諧相處,也是我常常思考的問題。夢境是我內心的渴望,渴望每個家庭都有愛的流動,都有和諧和身心安頓。

好好說出一句話,聆聽一句話。

這也是我的unfinished wishes,my dream realised in my sleep dream. 揭示了我需要向這個方面努力,促進家庭的溝通。把夢想變成現實。

總結:

這個夢境,有幾個渴望和內心的夢想得以實現,反應了我的渴望:

1 家庭關係,國家與國家的關係和美國內部人民的關係,渴望有和解和和諧

2 對於新冠病毒給人類的威脅,渴望找到源頭;

3 對於疾病,接納和面對,是唯有的出路;渴望家人和我自己都有正確的態度,好好愛自己,就是為大家。

夢境令我認識到自己對於恐懼,特別是對於死亡的心態,越來越闊達、成熟。

4 再次經歷死亡,提醒我:

5 對於死亡後的自己,把它看成是大自然一部分。而且身體也是可以幫助其他動物,我自己沒有痛苦了,還有什麼擔心害怕?

6 對於不可預測的危機,平常心看待;這一點,再一次得到強化。

7 對於聆聽自己內在的恐懼,生命敏感度,又深刻一些,幫助我預防噩夢.

7 思考這個夢境可以給我帶來什麼不同和改變?

  因為實在太震撼,太深刻!So profound!

有話好好說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0/01/blog-post_98.html


何為接納? (家庭關係系列)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0/06/blog-post_44.html


讚美的力量: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0/04/blog-post_69.html



The Power of Empathy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0/03/the-power-of-empathy.html


同理心是怎麼來的?我發現:同理心...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0/02/blog-post_20.html


不易被傷害 - 同理心是關鍵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0/01/blog-post_89.html


Draft:17 10 2020

Edit:  21 10 2020


Reference:



《夢境力量》分享會 - Q and A  (2)


從《奪命狂奔》,到融冰之旅


怎樣才是徹底的解開一個夢境?


 後記:21 10 2020

今天早上,發了一些夢,但不記得。直覺是在幫助我們解決當下面對的問題。

和《河馬、羚羊、果子狸的夢》裡家庭溝通的部分,有關聯。

解夢在我看來,不是解開就算,了解了就完事。

我更加重視的是triggers,和問題是什麼?

為什麼會有這個夢?之前發生了什麼?夢境要解決的是什麼?要我們改變的是什麼?

解開夢境,帶來什麼行動,令夢境的insghts得以落實,實現,這才是關鍵。否則,噩夢再來,而且會發生在現實中!

或者已經發生,如何善後,如何避免再次發生?這是大部分噩夢的真諦!




22 10 202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