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4, 2020

洪潮豐,走出狂躁憂鬱的典範





洪潮豐,我的DJ課程老師,是一位非常有分量的DJ和藝人,他鼓勵我用自己的聲音傳遞精神健康教育,活出夢想。

他舌癌開刀後慢慢恢復健康,發了一個噩夢,令他很驚訝。來找幫他解夢,聆聽他內在的聲音 -夢境治療。

那是一次極為深刻的心靈療癒的旅程。解開夢境,他明白到,當年狂躁憂鬱症復發要入院,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哀傷!他一直沒有接受到媽媽離開的事實,獨立照顧腦退化的媽媽好多年,餵飯、餵藥,換尿片,晚上還要做節目,心力交碎,他是多麼不捨得媽媽的離開,他說:媽媽最愛他,因為這個原因,他有一個信念:這個世界,只有媽媽最明白他,最愛他。這個信念,一直令他處於極度哀傷和憂鬱中,甚至覺得活著沒有意義。

过程中,他深深感激前妻無條件的照顧他,鼓勵他醫好病。

解開夢境,他豁然開朗。原來夢境在找方向,找出路,療愈他的哀傷!愛,令他重拾生命意義,走出哀傷,跨越一次又一次的生死考驗。

老師看過我寫得這次夢境治療反思文章,也鼓勵我發表出來,幫助更多情緒病人,走出陰霾,找到生命得價值。

他後來還不斷發媽媽夢,一次比一次美麗,有力量,終於完全接受現實,他的身體更神奇地快速恢復,成為一位著名心靈導師,打坐老師。我為老師的面對自己疾病和心靈創傷的勇氣,走出死亡的深淵,感動、敬佩不已!

和洪潮豐老師解夢探索之旅

洪朝豐八年的媽媽夢

何為哀傷?哀傷的5個階段,如何跨越?

《華山秘笈》~ 躁狂抑鬱系列 第十三集:祝福洪朝豐


和洪潮豐老師解夢探索之旅 
如何將夢境變成内在資源,將哀傷變成正能量?


他说:拾起思緒,回望前塵。一年已矣,前路未見蒼茫。依然好風光。我為自己的堅強而感到驕傲。共勉。

我即將重開打坐靜心新班與共修班,歡迎各界人士
《一切變天》 洪朝豐
蟄伏三年,捲土重來。遇魔殺魔,見神斬神。我與非我,一切變天。
我曾經以為,我就這樣死了,舌癌譲我割掉半邊舌頭,新造的半邊舌頭來自我大腿內側的組織,它不曉得活動,只會拉扯舊有的半邊舌頭。每吐一個字,都是一塲殊死角力,一塲戰爭,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不要說完整說出一句話了。我的嗓音歿了,我以後不能教靜心,不能帶靜心了。
三年來,我咬緊牙關,一寸一寸,奪回陣地。我是專業用聲達人,三十年DJ生涯,不容有失。縱然很苦。我要從頭學發音,從頭學說話。許多人老早放棄了,一生嗓音從此含混不清,吐字隨便,一地沙石,得過且過了。
如果我能夠教導一個完全割掉舌頭的舌癌病友,說話變回清晰,那麼,我斷斷不能辜負我𥔵性的嗓音,那是我的命根。
我為什麼教授靜心?我打坐靜心八年,當靜心老師,也幾乎八年。現在,我每天都靜心。為什麼要教授靜心?因為嚐到甜頭。微妙之處,難以言傳。我只能說,我最近遭逢苦厄,就是靠靜心,譲我安靜下來,譲我安然渡過。心的安靜,猶如接近睡着,萬般皆寂,心如止水,一切都靜止,如何微妙,如何熨貼,如何平安,不覺不知。我藉靜心忘掉苦厄,生活上,時刻回想入靜時的感受,奇蹟於焉出現。
我很幸運,曾經跟隨三十位泰國僧人學習Middle Way Meditation中道靜坐,還有一位出家多年的在家人,他教我張開眼睛靜心。三年前,泰國Wat Dhammakaya 法身寺轄下Middle Way Meditation Institute授予我Certified Meditation Instructor 証書,委派我去巴西里約熱內盧,教授靜心。中道,不過份放鬆,不過份集中,不偏不倚,取其中道,猶如佛陀所說,凢事皆行中道,不陷於痛苦,不醉於喜歡。
因緣和合,這些年來,我在香港教授了二千多個學生,亦在外地教學,學生來自紐約,巴黎,倫敦,東京,芬蘭,波蘭,匹茨堡,里約熱內盧,香港,曼谷,清邁,上海,廣西北海等城市,不一而足。
中道靜坐跨越宗教,簡單容易,講求身體放鬆,舒服,自在,因此入靜快,入靜深,特別適合忙碌的都市人。中道靜坐是行住坐臥皆能靜心,只要符合放鬆,舒服,自在三大原則,可以隨時轉換靜心姿勢,自由自在,不拘一格。富於時代氣息。
在靜心上,共修(一班人一起修練)不同獨修(自己一個人修練),兩者大異其趣,互為補充,各有前因。許多人喜歡共修,因為氣塲好,氣氛好,大家一心一德,相互砥勵,不會孤單。同時,身體內的能量往往比較容易動員起來,趣味性濃。
我帶的共修,不宥於中道靜坐學員,同時歡迎其他不同門派參與。唯有正念,無分你我,萬法歸宗。亦歡迎從未練習靜心人士,一起打開胸襟,開放眼界,感受靜心之妙。
你來嗎? https://www.facebook.com/hungchiufung/posts/3152441158211462

4 11 202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