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 2020

不要期待父母改變,請多幫著自己



 好文章分享:

面對情緒勒索,給親人的一封信:

你的父母親雖然年近 60,不要以為他們就是大人了,就像書中說的:「他們只是軀體上的大人,但內心中住著並不比起你成熟多少的孩子。」他們也有著自己的困擾與無解的問題,他們也同樣期待有人能提供「懶人包」給他們解惑。

《如果父母情緒不成熟》

如封面標題與封底摘錄的這麼直白。在書店閒晃,無意間看見它後,立刻被吸引了,因為我對於自己的父母,與他們極端不成熟的情緒,其實內心也有非常多疑問,迫切的想要找到解答,

我想先分享我的生活和困境,邀請你多認識我一些。

19 歲起,我的家庭生活

我的父母多年前在婚姻中遇到瓶頸,那年我 19 歲。十多年來,我在他們時而惡劣、時而相當惡劣的關係中,扮演「他們眼中」非常微不足道,但很關鍵也難為的角色:我卡在他們之中,被迫扮演和事佬、傳聲筒、調停者、仲裁方、公證人。每當發生爭執,我就要脫離為人子女的身份,聽著雙方的論述,好似《奇耙說》裡的裁判;當有一人開始怒罵對方,我要出言制止;當有一方發言過久,我要提醒讓另一方發言;當雙方都失控的交疊謾罵,我需要想辦法讓他們冷靜下來──這大概是最難的工作。


看完書後我才知道,這就是種情緒的勒索。

需要親眼目睹父母惡劣的關係,忍受他們相互口出惡言,還得被迫出面協調,對不管年紀幾歲的人來說都是殘忍的,更何況是在一個身心靈都還沒完全成熟的 19 歲,但父母們不懂。

我時常想起,非常小的時候,父母親會甜蜜打趣的問:「你是喜歡爸爸多一些,還是媽媽多一些?」19 歲後的我,十多年來卻每天身處在這樣真實的噩況中。但我毫無怨言,他們是我的家人,也是我最了解的人,若說有一個人可以幫助我父母親雙方溝通,那人便是我。明明都是說中文,他倆卻永遠聽不懂對方的意思,接不到對方在意的點,但我會兩種語言:一個是我爸爸的語言,一個是我媽媽的語言,我擅長使用他們分別喜歡被溝通的方式,甚至可以翻譯成「他們能聽懂的話」;因此即便痛苦,這是我能做的,就責無旁貸。

有幾次,當我無力控制他們雙方提高音量,我開始在角落哭,但他們實在太專心吵架了(現在想想,他們能這麼專注、心無旁騖的做一件事情也是不容易),完全無視 20 歲的孩子在旁邊;而多年的累積,讓我對他們心中多有憤怒;「這把年紀了,連自己的情緒都不成熟的無法控制,怎麼能管理或教育孩子呢?」、「口口聲聲說愛,卻對於自己造成孩子乃至身邊週遭人的苦難毫無反省與自覺,怎配為人父母呢?」

20 歲那時的我,仍讓自己活在父母不可抵抗的權威之下,不懂如何自我排解或表達,因此我輾轉找了其他的方法發洩。

我做了許多,他們若是知道,會相當傷心的事情,而且我故意的、經年累月的做,就是準備等到有一天,有一個好的時機,可以把一切告訴他們,讓他們傷心。我常常想到他們悲傷的樣子,就很開心也很傷心,開心我終於可以報復性的一次讓他們感受到十多年來他們加諸在我身上的苦楚,傷心的是我居然得用這種傷害自己的方式報復我的父母,想來可笑也可悲。(這裡的「傷害自己」,我指的不是自殘,而是用任何負面的能量對待自己,如果你有自殘的傾象,請立刻停止並打電話給我。)

我的故事到此講完了,我不想花太多篇幅講自己;我沒有忘記,寫這封信的重點是你。平靜講講這些故事,倒不是和你互訴為人子女的委屈或自舔傷口,而是我在這十多年中,看懂一些簡單的事情。

一個人很徬徨時,會希望能直接清晰了斷的得到懶人包和答案,這其實不是好事。但這次,我想要直接給你我的答案。

原因是這樣的,希望你讀到這裡時,已稍稍比五分鐘前更認識我一些了──我特別擅長、也喜歡找方向和解答,但我給你的,不會是最終版解答,因為人生就是要靠經驗與歷練累積出故事的,我所提供的線索,或許可以幫助你釐清或摸索出一些突破困境的捷徑。

情緒不成熟的父母,不是你我的錯

你的父母親,情緒一點也不成熟,我的父母親也是,基本上,那一代的父母大多是如此。

他們的情緒管理和表達能力,都不是有技巧和熟練的;他們不知道如何控制對孩子、甚至對自己伴侶的溝通,但這不是他們的錯──以前的年代,缺乏父母養成的教育、心理的關懷或諮商。他們是戰後第二代,是幼小時期,我們祖父母歷經千辛萬苦來到台灣所生育的第一代。把他們帶到這個世上,讓他們在一個相對戰前較為寧靜的土地上成長,已經是給他們最好的禮物了,還談什麼心靈輔導?

這個年代的他們,小時候多半是貧困的,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而他們的青壯年時期,台灣的經濟起飛,自由戀愛的風氣興起,西洋文化的引進,映著傳統禮教的期待、自由戀愛的鼓舞、西方崇尚的民主理想,多半的人在此時認識了自認為的「真愛」,隨著父母輩沿襲下來「先成家、後立業」的傳統禮教,就這樣步入婚姻與家庭,也成為你我出生時看見的父母,那日復一日賺錢養家的背影。

他們用盡心力給予我們(第三代)當年他們缺乏的資源──教育、金錢、生活享受;能力更好的家庭,讓孩子提早接觸了外語、音樂、旅遊、體育、時尚,這些更偏向知識和物質層面的素養;但精神層面──關懷、同理、溝通、協調、自我認同、自我實現、使命,這些極為重要,使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需建立的自信、與他人社交學習進退、或協商妥協的軟性技能,卻是他們從未了解、沒人教育、他們也甚少教育孩子的。

你父母年近 60,不要以為他們就是「大人」了,就像書中說的:

只是軀體上的大人,但內心中住著並不比起你成熟多少的孩子。

他們有著自己的困擾與無解的問題,也同樣期待有人能提供「懶人包」給他們解惑,但因為前面說了,他們從沒有這樣對於人際關係、情感處理、自我頗析、自我察覺的意識,因此求助無門;同時要忙碌於處理日漸混亂的人生、中年危機、逼近的更年期、數十年來如一日的工作,煩惱著可能晉升無門,還得處理新入職場指高氣昂不服管教的新鮮人、擺爛不管事的上司,再回家面對只增不減的開銷、無法溝通的另一半、殘弱抱病的上一代、擺著臭臉的下一代⋯⋯。他們煩惱夠多了,你不講話不問候,已替他們省了還要寒暄的麻煩,雙方不講話也就這樣過了每一天。

當年我也是 19 歲。雖然場景不同,但我至少能明白一件事:孩子 19 年都在父母羽翼下長大,尚未脫離;當你遇到了人生中的困難,不確定如何突破重圍時,你期待父母給予你幫助和指引,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可是很遺憾的告訴你,目前的他們大概已焦頭爛額,無能為力,並且,這種生活方式他們已經練習了 50-60 年,他們是不會改變的,不要再抱持期待,認為他們會改變。

因此,不要期待父母來拯救你,放棄這個想法更健康,你要幫著自己。

 你的任務是自我成長,而非等待他人拯救

「父母給你生命給你愛,只不過他們只能以自己所知的方式來給予。你可以感謝他們,但你的任務是自我成長~成為一個能與自己和他人連結的個體,不是靠著他們來教你認識這個世界。」

我深信李嘉誠的一句名言:「人生最浪費時間的事情,就是給年輕人講經驗,講一萬句不如自己摔一跤。眼淚教你做人,後悔幫你成長。人生該走的彎路,一米都少不了。」

所以也請別當我是來幫助你少走冤枉路的,因為即便是冤枉路,路途中也有值得學習的風景,即便目前走的路途不順心,不舒服的感受也是一種值得體驗的感受,這樣當美好的事情來到我們生命中,才有比較的參考值,知道那叫做美好。

我相信你會好轉,哪裡跌倒不必哪裡站起來,有時就地躺下看看天空也很好。但,記得要幫著自己,因為你不推進人生,隨著時間的洪流,人生也得推進你。我想溫柔的跟你說,每個人生就像一輛火車,大家在自己的軌道、用著自己的步調前行,有人快有人慢;選擇輟學近三年的你,正在自己的軌道上慢行,沒有問題。 

但我也要嚴正的提醒你,可快可慢,就是不可錯失「換檔」的良機。

每十年大概就是一個門檻,時間的洪流會用這個檻刷新一批人;10-19 歲之間你所做的事情,能預估 20 29 歲你在哪裡,以此類推。

錯失了換檔的良機,你可以選擇「自願加速開快車」,盼在下一個換檔的當口,趕上前面的車隊;或是「就此妥協」,接受了這個事實──你在這裡,別人在那裡。很多人年紀大了會感嘆,人生因種種因素,犧牲、委屈了,因而錯過一些浪口,那是安慰自己的。事實上,當時的你(好比選擇輟學時),一定是做了當下認為最適合、最想要的決定,因此錯失換檔良機後發生的事,你要概括承受,沒有「後悔」這種概念。這叫做入世了──知道現實中有些事情需要無奈接受,人生沒有全拿,你也不會永遠得你所願。

那些跟你說「夢想不分年齡、只要夠想要就可以達成」的人,我不知道他們在哪裡;至少我受的教育讀的書也不少,我的人生軌道上沒遇過這種人。即便他們真的存在,也不會幫助你的,出一張嘴總是比較容易。

是的,年齡確實不是問題,歲數的大小只能告訴我們活了多久,重點不是生命的長短,是你選擇活著的方式。75 年的人生放在宇宙的時間軸來看,短的微不足道,但要認真過好每一天,清楚的認識自己,進而能判斷何時該換檔、加速、減速,則是個大工程,無法一蹴可幾。

給自己一個使命,而非執著於負面的情緒

我是樂觀現實的理想主義者。相信人生在世,都有使命(Mission)。

我指的不是Steve Jobs要改變世界、或Neil Amstrong要踏出人類一大步的使命,而是用自己有限的力量,帶給你身邊的群體正面能量的影響力;只要能找到施力點,那就可以是你的使命,等你的能力培養更多、影響力更大一些,再慢慢將這個能受你影響的群體擴大,從家庭、朋友圈觸及到校園、社區、城市、社會、國家、地區、世界、甚至世代。

縱使父母大概沒有思考過,但他們也擁有過經濟起飛、萬象更新的黃金年代與使命,其一肯定是栽培養育了我們。只是他們的時代,恐怕已無足夠時間找出個人的使命,這個換我們當家的時代,不要錯失與辜負了時代賦予你的使命,那些你父母沒有學會的事情,他們無法教你,你要自己幫著自己──多看書、多思考,多認識自己,是最快的方式。

最後,如果現在的你,也正用某種方式傷害自己,只求報復父母,因而想知道那些年我做過自我傷害的事情,有無讓他們傷心欲絕?有的,我準備了這麼多年,非常能狠下心的全盤說出,果然也如我預期,他們悲痛不已。

但我已經不再期望透過這樣來「給他們上一課」了,他們不值得,因為我終於明白他們無能為力改變。我沒有開心,沒有悲傷,從那天起,我就再也沒有傷害自己,因為我也意識到,我的任務是自我成長──成為一個能自己給自己帶來生活和心靈富足的人;我花了很多時間找到自己火車的節奏,過去花在他們身上的時間,包含那些為了報復而傷害自己所浪費的時間,我要全部收回來,放在幫助自己更強壯上面,你也需要。




1 11 202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