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4, 2020

從夢境看內在制衡

這是我的一篇舊文- 記錄了為2014年的一些夢境,感覺生命的課題還是不斷在重複,一位雷士的境不时出现。可喜的是我也到自己在慢慢一點點的提升,儘管夢想的道路困難重重,但已經視為正常,就在挑戰中前行!

21-12-2014

打從七歲夢中找到失去鑰匙到今年成功的搞了七次解夢工作坊;

從童年對夢産生的濃厚的興趣到利用夢作寫作題材;

從求夢來解答難題,到明白夢是潛意識的表達,是發出心底的信,

是自己最貼身的朋友和內在高人,

夢一直是我的引路人。

潛意識的無限資源,

每個人都早已擁有。

我們有能力去面對,解決自己的問題,

只要是真的去聆聽自己的心聲,

跟著夢真諦走,

每個人就是自己最好的生命向導。

每個人都有個最安全的地方,

那就是自己的心,內在的家。

記得兩年前,第一次催眠的在課堂上聽到老師講Sigmund Freud 潛意識理論,Carl Jung 的心理分析和他們的解夢理論, 我被迷住了,我的心底聲音突入有了更清晰的解釋,找到依據,一種內在的升華。

當時聽到同學分享的夢,夢中,在繁忙的街走著,突然所有的衣服消失,令人尷尬,害怕。原來自己也有類似的夢,夢産生的核心原因和夢帶來的反省在我腦海產生極大的共鳴。

爲什麽會這樣?解夢,可以産生集體療愈效果,於是我決定深入探討,不放過自己的每一個夢。夢的分析,都看到自己 shadow或願望,理想和潛能。我將解夢産生的反省和跟著夢的精髓去做,帶來的生命的轉化分享出去,也産生很大的反響。原來,夢不僅是個人潛意識的活動,最核心的部分,其實是集體潛意識的寫照。那就是我們的核心情緒:壓抑的憤怒,焦慮,妒忌,缺乏安全感,內疚,或恐懼。同時,也有一部分是我們的golden shadow, chasing for mission, vision, spirituality and meaning of life. 這也是解夢可以産生集體療癒的原因。

以下是我的這個星期的夢的解析:

 Precociousness dreams:

前兩天的一個夢,在一個餐廳裏借用電話,電話的key board 已經看不清楚了,唯有瞎撞。夢中的情緒是不安的,有些煩躁,無奈。

一醒來,我知道夢在敦促我去將電腦key board 上的消失的“N”字由上一些顔色,方便看清看楚吧。因爲我有這個想法已久,但一直沒有行動,夢在催我呢!

 My Super self v.s. My body self ( id)

(Subconscious dreams, passions, self fulfillment)

在我的夢中,經常有兩把聲音同時或一前一後的出現,有時body self first (id), 有時super self first:夢的內容可以不同,但​​意義一樣,insights相同。我感到夢是在做調和,産生一個平衡機制,這令我想起我的一位課程導師郭騰尹老師一句話,人的最高點不是在山峰,或是SEASA的高位,而是保持在平衡點。

18 December, 2014

今天清晨,我看見侄兒3歲的ANDREW 在我小時候的水庫遊泳,很自在,開心。周圍好像沒有人理他,他自己享受著背泳呢!

在ANDREW不遠的地方,見到ANDREW 的兩歲的弟弟,在冰上走動,舉步艱難,好像是在學滑冰,穿著冰鞋。那是一號水庫最深的地方,但有的地方也結了冰。周圍也沒有人,很安靜。

然後他慢慢走出了我的視線,我在高處一間玻璃屋裡的窗邊大叫起來,但叫不出聲,很無奈的感覺。他可能向著到機房那邊,是最深的地方,我們孩時弟弟曾在那裏玩跳水。我怕有的地方是深水,沒有結成冰,所以我擔心他去的方向也有水,或暗塘。會有危險。

爸爸在大概10米遠的水中,沒有留意到小孫子的動向。我對著他大叫,根本聽不到的。

解夢:夢中所有的人物和事件都是針對現在的隱語,用隱語的方法表達出來,我感到夢在叫我第一,不要像小弟弟一樣,亂走一通,一不小心,會掉進深洞裏去;第二,叫我多游泳,這也是我得願望,但這只是表層,深層面是stay health and keep in a good state, 溜冰代表事業上更大的嘗試,多些挑戰。這兩件事需做出平衡,需要小心身體的配合。

緊接著的夢就是工作坊了:

I bring lots of staff into to a classroom where a workshop is going on. It's my favorite workshop about dream analysis. I am one of the organizer and trainer. I find myself forgot bringing my coat; instead, a pajama to keep myself warm. My feeling is , “you are so messy.” I said to myself.

The teacher looks to be Jeff or洪潮峰 starts to have a hypnosis process with music background but the music HiFi doesn't work. I am helping him…

解夢:basically this dream is very real and closed to reality. I have problem of lateness, there was a workshop with technical errors.

代號,象徵東西symbols, metaphors:

The reformed workshop is my desired one and my dreamy one, too real.

The teacher is what I want to become, with a beautiful voice, soft and sentimental, touching people heart.

A series problems like lateness, no clothes and but pajama, technical problems are sign of my worry, means my inner self is urging me to make a change in habit ( rush to the last minute, too greedy to work on multitasks. Forgetfulness mostly due to not enough sleep)

I think the dreamer advises me to be relaxed, to be well prepared with more time allowance and to try new things without hesitation.

 The dream not only reminds me to improve myself in habit, but also encourages me to keep going, no worry, just to do what I want to and help more people. Beautiful dreams again.

今年六月份的夢

解夢日記- Dream Diary and Interpretation

日期,地點Date of dreams and location:

5-6-2014 Morning around 8 a.m. at home。


一個三歲的小男孩睡在沙發上,左邊是一位漂亮長發女士。我蹲在小孩旁邊。

他瞇著眼說他要留長發。我心想,但你是男孩子呀!我沒說出來,心想,孩子有自己的選擇,我要尊重他。

 解夢

 表層:

我有些擔心這孩子的性取向?但很快我把自己和他的想法合一了。 Ok, I will not cut my hair too short. I will only trim it to be nicer but keep it in long hair as well.



深層:

因為他想做的事是大部分人不做的,所以他的選擇受到質疑。

我現在做的解夢工作,好像被不少人看來是不重要的,或是被不少人認為是要“禁止”談論的東西。但我認為夢是人生相當重要的一部分-關乎到身體,心理和心靈的大範疇。在心理、情緒和睡眠治療方面,是一個有效的方法之一。所以小男孩的話也代表我現在的心情。覺得有價值,有興趣,可以幫助別人,就要堅持。

男孩是我的夢中常有的象徵符號。代表愛自己的事業,喜歡挑戰的自己。

 我和小男孩,我的父親在旁晚向這一個斜斜的濫濫的馬路邊走上去。路很難走。突然我手中的水杯,裝著水,掉到地上,杯子打碎了,就好像前兩天打濫了橄欖油和驅蚊油精一樣。

我有些驚訝,又打濫東西。

打濫玻璃杯的聲音嚇醒我……

出現的這三個都是我。

小男孩是一個敢想敢幹的形象

我是現在一個疲累的形象

爸爸是一個很樂觀的形象

上坡,濫路都是表示工作有挑戰,但一直向前。

打濫東西,提醒我要小心身體,當時是有病的狀態。

還有,就是必我醒來,必須去小便了,醒來吧!醒了!

人的生命最高點不是在山峰, 而是做一個天平,保持在平衡位置。身心安頓,才有智慧,創意的環境;謙卑感恩,修心修行,幸福就在身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