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4, 2020

噩夢 = 真相 + FACTS


My son always says:

We don't have to be feared but we need to prepare and protect for ourselves and the world!

Just want to pass the message to many overseas people who have no awareness on wearing masks:
Don't be Afraid of ugliness
Wearing masks even if others don't to protect the whole whole.
We don't have to be feared but we need to prepare and to protect for ourselves and the world!

在我的解夢工作中,我看到很多現象和夢境非常相似,只不過夢境是用意禹、隱喻的方式,透視出真相或不想面对的現實。

噩夢不是在愚弄自己,而是在告訴你,噩夢的事情已經發生,你還蒙在鼓裡!或在逃避!

噩夢 = 真相 + FACTS

噩夢的目的: 提醒你面對,否則,或者,事情只會越來越糟糕,但如果面對挑戰,
生命會有奇蹟,轉化,幸福從不會從天掉下,只有你自己去尋找,
其中就是面對挑戰,跨越挑戰, 幸福就是接受挑戰的過程和結果。

人們常常認為夢境是假的,噩夢是不知為什麼會出來的怪事。

夢境還往往預測噩夢變成現實,但只有解開,面對,解決,也許而已避免的。

所以,夢境中你的內在小孩,你的智慧高人,在大聲疾呼:救救自己!





意大利醫療系統瀕崩潰,左圖為周五倫巴第地區布雷西亞一間醫院外 . . . . . . (法新社)

意逾1.5萬人染疫


看看中国的在开始的情况:

噩夢與李文亮醫生等犧牲者帶來的反思
病毒性肺炎為什麼這麼難治療?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0/02/blog-post_8.html

美国的情况令人担忧,还是没有提醒国民带口罩。
买不到吗,自己做!



社評:歐美再迎世紀危機 抗疫長痛不如短痛 13 3 2020


【明報社評】疫情衝擊歐美,環球金融市場如坐過山車,波動之大是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所未見。然而歐美無論在抗疫還是紓緩經濟影響方面,步伐明顯不一致,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德國總理默克爾看待疫情的態度,對比尤其鮮明。今次是金融海嘯後,西方發達世界迎來的新一場重大危機。若說金融海嘯粉碎了「西方不會爆發金融危機」的神話,COVID-19所掀起的「疫症海嘯」,不僅考驗西方醫療系統,也是對「現代西方不會爆發第三世界式瘟疫」這類想法的一次重大挑戰。亞洲國家抗疫經驗顯示,為控制疫情,必須願意忍受劇烈短痛。當前歐洲國家所採取的,正是長痛不如短痛的抗疫策略,現在還看白宮下一步怎樣做。最新消息指白宮將宣布緊急狀態,方便調動資源抗疫,希望是朝正確方向走出一步,如果仍然拒絕承受短痛,結果有可能造成更深遠的傷害。

歐美抗疫態度大不同

默克爾特朗普唱對台

疫情全球大流行,美國向歐洲封關,歐美股市迎來「黑色星期四」,下挫多達一成。雖然昨天歐美股市反彈,可是正如一些經濟分析師所言,近期股市一再暴瀉,根源是投資者看不到當政者有拿出正確藥方控制疫情,央行泵水再多也無用。
西方主導世界秩序百多年,一套自我中心世界觀早已根深柢固:西方國家位於世界「核心」,標誌着繁榮、民主、安全,發展中國家位於「邊陲」,充滿混亂、動盪和不安,邊陲國家「獨有」的亂象,不會在西方發生。然而踏入21世紀,九一一恐襲粉碎了西方世界安全的神話;金融海嘯則證明,金融危機絕非新興市場獨有,一樣可以在西方出現。當下疫情蔓延歐美,有可能成為西方新一場危機挑戰。
1918年瘟疫大流行,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當年美國和一眾西方參戰國為免影響戰况隱瞞疫情,將病毒淡化為普通流感,導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百年後的今天,這段歷史早已被大多數人遺忘。現今西方世界很多人眼中,像伊波拉、MERS等疫症,只會在「邊陲」地方爆發不會危及西方,西方政府也不會隱瞞淡化疫情。今次疫情爆發之初,西方世界多作壁上觀,沒料到疫症會驟然來到家門,歐美多國措手不及,亞洲各地抗疫經驗,反成西方借鑑對象。當然,各國國情和文化差異巨大,中國的一套肯定不可能搬到美國,星韓抗疫做法也未必適用於歐洲,然而單論當下歐美兩地抗疫的態度,分別也相當鮮明。
在美國,特朗普多番淡化疫情,屢將新病毒比作流感,防疫措施聚焦「封關」,強調這是「外國病毒」,國務卿蓬佩奧堅持將COVID-19說作「武漢肺炎」。在德國,總理默克爾則說COVID-19疫情緊急,必須做好檢疫隔離等工作,默克爾一邊警告國民,全國5800萬人口,最終可能多達七成人感染;另一邊則強調絕不會對意大利封關,因為「這不足以阻止病毒擴散」。《紐約時報》形容,默克爾對疫情的取態,強化了她的西方自由價值領軍人物地位,與特朗普右翼民粹唱對台。

封城封關大不同

短期犧牲要決心

意大利「全國封城」,美國「封關防疫」,兩者皆有「封」字,概念卻差天共地。嚴重爆疫地區「封城」,目的是阻止病毒擴散到其他地方,性質以「為他」為主,「封城」後如何隔離防治遏抑城內疫情是後話;「封關」目標是企圖防止病毒輸入,本質是「為己」。世上沒有滴水不漏的封關檢疫,以往針對豬流感旅遊禁令的研究,證明封關無法阻止病毒傳入,最大作用只是推遲爆發,以便爭取時間部署抗疫;相比之下,疫情輸出地「封城」,雖然必有漏網之魚去到其他城市「播毒」,然而人數可望比不封城顯著減少。世衛外國專家組考察中國,認為武漢封城和一系列隔離防治措施,確實扭轉了內地疫情走勢。意大利「全國封城」顯然也有參考中韓做法。
世衛和國際衛生專家汲取教訓,早在2015年已宣布,不再以地名等為某種病毒命名,以免污名化妨礙國際合作抗疫。默克爾展現了真正忠於自由價值的領袖風範,值得尊敬。有人批評默克爾的「七成國民恐受感染論」太誇張,散播恐慌,惟如果民情對防疫太鬆懈,有時也可能真的要以最壞情况,喚醒國民防疫意識。
美國與歐洲大國抗疫手法迥異,折射了現今西方世界兩條路線,哪一套是抗疫成功之道,未來數月將有答案。然而可以肯定的是,疫情一旦大爆發,必須面對現實,抱着長痛不如短痛的決心,採取嚴厲隔離防治措施,作出經濟犧牲,無論是中國、韓國,還是意大利,都展現了這方面的決心,美國方面如何,還看特朗普態度。大規模防疫隔離和停課停工,對短期經濟民生影響巨大,可是至少有機會令疫情受控;為了托市保經濟,將新病毒視為流感,任由它蔓延,疫情可能急劇惡化,導致醫療系統不勝負荷崩潰,最終將令更多人受害,付出遠比短期經濟犧牲高昂的社會代價。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https://coronavirus.1point3acres.com/

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cases-in-us.html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2020/03/12/hong-kong-learned-sars-can-united-states-learn-hong-kong/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於全球蔓延,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呼籲,有意從英、美與歐洲返港的港人應盡快起行,「因為在英國、歐洲、美國的疫情,相信會進一步惡化,同埋會來得很快,病毒不等人」。他提醒乘搭長途機時應戴口罩,並準備數個替換;機上洗手間的水龍頭及門柄有多人觸摸,用後應以濕紙巾擦手,用餐後亦應盡快戴回口罩。由於有確診個案沒有出現病徵,何栢良提醒返港港人應自我隔離14日,並避免與家人一起用餐。
何栢良强調現在的疫情嚴峻,確診患者康復後亦可能出現後遺症。對於外國人沒有戴口罩的習慣,他表示:「唔好怕別人笑,我們就算在外國,記得我們有戴口罩的自由。」

Please everyone in the world get ready for the anti- virus WAR
People in US, quite of them still don't pay high attention to the outbreak.
I sent the message to my friends, families in US: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ves.
Washing hand is not enough NOW.
Everyone could be the virus invisible carrier if not be highly vigilant.
That is the challenge.
Thanks to China, Korea, Italy experience, lessons, we have to take it seriously.
HK is doing well so far, 95% of people wear face masks when stepping out of home doors..h
One MAN'S MISTAKE can ruin the war of anti pandemic of Corona virus. 我為人人, 人人為我
《刺血針》:患者可排毒逾5周 中位數20天
【明報專訊】英國醫學期刊《刺血針》(The Lancet)周三(11日)發布新研究指出,部分新冠病毒患者的病毒排毒期(viral shedding,即病毒感染宿主細胞並繼續繁殖的時間)最長可超過5周,引起外界憂慮其傳染性或較之前預期更久。報告指出,今次發現對制定患者隔離措施及抗病毒治療時間有重要意義。

撰寫報告的19名中國醫生,分析了191名武漢市肺科醫院及金銀潭醫院的患者醫療紀錄,其中54人死亡,137人已出院。研究人員發現,康復患者的病毒排毒期介乎8至37天,中位數20天,死亡患者則直至病亡仍可於其呼吸道檢測到病毒。相比之下,只有三分之一SARS患者在4周後仍檢到病毒,令人憂慮現時隔離14天或不足以避免病毒傳播。美國醫療專家阿古斯(David Agus)則認為,研究對了解出現病徵者的醫療過程非常重要,但仍有待確認,對於應否用來量化傳染期持謹慎態度。

學者稱未現病徵時播毒最強
另外,有比利時及荷蘭學者分析新加坡及天津傳播情况,推斷病毒開始複製但未出現病徵的階段或最具傳染。報告稱新加坡及天津的「世代間隔」,即一個人受感染後再傳播他人之間的時間,分別是5.2日及3.95日。研究員再按此計算,新加坡或有45%至84%個案是由未現病徵者傳染,天津則介乎65%至87%。有關研究結果意味若患者出現徵狀後才隔離,控制傳播效果或有限。報告周日上載到醫學研究論文預印本網站「medRxiv」。

(CBS/彭博社/衛報)





14 3 2020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