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8, 2020

三個陌生女士





17. 5 2020



噩夢中醒來,看看鍾,早上9點半。

迷迷糊糊中,半睡半醒中,心想,剛剛在夢中撕心裂肺的大叫,會不會家人和兒子也聽到了。

下床後,馬上告訴先生,五分鐘前發了一個短短的噩夢,我大叫了起來。我問他,聽到我的夢中叫聲嗎?

沒有。因為關上門了。

又問在toilet的兒子,他說,聽見啦,但聽不清楚。你在叫什麼啊?

兒子蒙蒙隆隆地又回去睡覺。

先生說,快快說出來了,聽到我發驚叫的噩夢,很是擔心,很想幫我解開。
他說,你做解夢,不是馬上會明白的嗎?

我說,我每時每刻都在解,慢慢,細緻的聯想每一個細節,有時要幾天,有時一個鐘頭...

先生迫不及待地要我告訴他這個噩夢的內容,我還沒有吃早餐呢。看他對我的深切的關心,就簡單地慢慢地描述,replaying,帶著動作和笑容,沒有一點緊張害怕。

夢中:
我上樓梯,第二階時,踩到一個小盆子,裡面有一些剩下的恢恢色的水泥,差點跌倒在樓梯上。盆子發出叮叮噹噹的噪音,滑下到樓梯外面去了。

我吓了壞了,心跳加速,但我繼續上樓梯。經過一個小平臺,再繼續上第二段的樓梯。突然看到第一段的樓梯中間一個肥肥胖胖的太太,我們兩個直視對方,感覺她有些古古怪怪的,好像在跟蹤我。

我問,你是哪個?問了幾次,聲音很弱,感覺叫不出來,沙啞,驚恐,咬字不清,雖然奮力想讓對方明白我在說什麼。而且不是自己正常的聲音。

對方沒有理會我,卻不停望著我。

然後,瞬間她消失了,又出現另一個女士。穿着黃色的風褛,衣服連著帽子,帽子待帶在頭上,蓋住面部。開始看不到她的樣子,然後她打開面部,是一個廋廋的女士,眼大大的、古怪地望著我,我問,你是誰......你是誰......你是誰.....同樣聲音壓住,講不出來,但還是掙扎萬分,嘶聲力竭。

第三個鏡頭,上完了第二段,來到妹妹的家門口,又出現一位女士,年若60多歲,她用雙手,分別托住我的兩個手腕,把我升高,比她還高一個頭。

我身体不斷摇摆,想脫離她的雙手。但掙脫不了。內心大叫,放下我!
我覺得非常奇怪,她想幹什麼?
我並不感到自己很重,但手腕有壓力。

忽然發現門是微微開著...

醒了。

解夢:

1)背景:

想想昨天和晚上,今天一大早醒來,我想了些什麼?最近有什麼思緒,想處理什麼的issues

只從媽媽一月從美國住了11個月回港,一直不想請domestic helper的她,還是聽我們孩子的意見,找一個菲傭姐姐和她同住,好好照顧她。

但她的期望很高,對於別人不同的方式,價值觀和沒有預期到達她的要求,比以前容易發脾氣。

最近,和工人姐姐的摩擦,我再次成為摩心,兩邊做人難。

昨天網上華山和Paul Sir《自殺面面觀》分享會,我看了,很有啟發,引發我這個夢境,要我看的深一些,幫助我清理自己的shadow。加深理解自己和家人的心理狀態,面對的挑戰,從中得到面對挑戰的智慧。

兩位大師的分享,再通過夢境的消化,對我處理當下面對的家庭關係,和媽媽的關係,孩子的關係,處理個案,有直接的指導性。

媽媽的情緒有時不穩,憂鬱加上狂躁,發脾氣,喚起我去年的一個噩夢中,媽媽變成獅子頭,大聲叫我出去。

當她感覺我不是一面倒的認同她的感受和決定,就會更加情緒化,認為是對她的打擊。

別人對她有反擊,對抗,她會覺得活在很累,沒有意義。常常提到想死。
每次聽到她對生命如此輕視,不能輕鬆自在接納老去和健康的退化,死亡的來臨,我就非常難過。我知道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不想連累家人和和她受苦,另一個可能性是不能接納自己老去的事實。

她的焦慮和不安,也直接影響我的心情。
我渴望她可以面對生老病死,渴望她可以接受別人的照顧,自然而然地,平穩無憾地度過晚年,後人也可以從中學到如何面對生死。

不能建立起一個正面看待生死的態度,往往影響一個人的各個層面,和自己的關係不和,也會影響和別人的關係。

因為我有這些期望,和媽媽在看待人生上有極大差異,也是導致我對她感覺陌生,不能接受的原因。

越來越感覺到,媽媽令我很陌生,性格都改變了。

或是我從來都沒有真正了解她,也可以說她的童年陰影深深地纏繞著她,生長在不愉快,打打鬧鬧的父母關係,破碎的家庭,父母的愛,100給了她,但父母之間沒有愛,令她沒有家庭溫暖。

所以,一旦別人有不同的看法,她就感到愛的匱乏。

媽媽一出現自殺念頭 ,大叫我不想活了,我就感到身心疲俱,不知所措,,她一丟電話☎,我每次都很無奈,一點也不想聽別人的feedback。

聯想到這些, 都是我大叫,”你是誰的"的trigger

最近有一位朋友,我不認識,他加我whatapp,我問他,may I know who you are.

夢中,借出這句話。

為什麼夢中會有被跟蹤的感覺?
聯想到昨晚一個人從華富邨走回家,30多分鐘,馬路上沒有一個人。
但我一點也沒有害怕,這是我的長處。
回到家,先生反而擔心的說,要小心啊。這句話trigger我被人跟蹤的夢境。

夢境有幾個重要的insights

1
對媽媽性情大變,爸爸走後的哀傷憂鬱,童年陰影影響,沒有安全感和self esteem, self value低落狀態的不接納,這是我的陰影。 "你是誰”,不斷問,表示我對這個陌生人的討厭。第一個人最接近媽媽的身體形象,第二個就完全不同,很惡的樣子,也是她發起脾氣,給我目中無人的感覺,心中容不下半點差異和不同。感覺和我認知的媽媽距離越來越遠。

2
三個陌生人,一個比一個逼近我,靠近我,提醒我:我需要重新了解我的媽媽。她年紀大了,脾氣暴躁一些,容易煩躁,我需要去適應。

3
對我來說,我的每一个夢境,可以說是一面鏡子,照出我自己的shadow。要幫助別人清理shadow,首先要看到自己的shadow,清理自己的陰影。

媽媽是我的一面鏡子,看到自己還沒有學到聆聽,也還沒有讓自己的聲音被聽到。大家的溝通還有很大距離。這個夢敦促我要好好和她談談,因為我的夢境告訴我,我有很大的壓抑,特別是她打電話的惡氣和如尖叫語氣,掉電話的行為,都我很難受。需要表達給她。我也需要被聽到,被理解。


4
最後那個女士,把託我起,我奮力掙脫,心裏大叫放下我...

1)
(我的夢境大人生怕我還沒有看到我是誰?她是誰,就給我第三個陌生又熟悉的自己看看:

好有力量!舉起我!還要我看清楚,“我是誰,你是誰!”

這位陌生的女士, 有媽媽的影子:不想被人看低。
彷彿告訴我,我還有力量,不要小看我!她有時這樣說,帶着不滿和憤怒。認為別人說她老,做不了..

2) 这位女士,把我扛起我,我很不舒服。

隱喻我要學習放下自己的道德高地,不要給她我高你低的感覺,要謙卑, 特别是留意语气和环境的配合,留意沟通的目的,而不是说了就算,结果才是最重要。

而她也是我的一部分,一個我很熟悉的自己,我把別人的生命扛在肩上,自己很累,別人也很累。再次提醒我們:creating boundary !讓每個人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任。

她彷彿告訴我想,別人托起你,要扛起你的生命,是多麼辛苦。你自己也辛苦。

讓我從媽媽的角度去感受到下,是什麼滋味。這就是我現在的情況,我想扛起媽媽的生命,還把我的尺度放在她身上,她不舒服,對我發脾氣,我也不舒服。

提醒我要尊重別人的價值觀,每個人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任,你不需要為別人負重,或負起別人的責任。因為這樣的結果,是兩敗俱傷。

3)放下我啊!夢中有很強烈的呼聲:叫我放下什麼?

我要學習放下:我要放下期望,媽媽發脾氣,是她生命來到此時此刻会出现的常態,因為她的憂鬱症,哀傷後遺症。我理解她多一些,就会和她的情绪保持多一些距離,最重要是自己的情緒可以穩定。

我要學習放下:,放下對别人的期望,不祈求一個不再脾氣的媽媽。

我要學習放下:不需背負別人的責任,不需要為她的脾氣負責任。不做拯救者的自己,做自己能力盡力可以做到的就好了。

最後,夢境在提醒我,我還沒有接納一個不一樣的媽媽,活在不現實的世界,我有grief,沒有接納失去一個以前的媽媽,那個情緒穩定,沒有憂鬱症的媽媽。

再次提醒我:
我要接纳生命中一些不能改变的事实。
掌控自己可以掌控的,那就是學習做自己內在的父母,自己創造的父母,从完整走向完美的内在父母。



4)

和Jenny討論時,我們又提起並存的力量,這個夢境,最後的太太出現,其中一個隱喻,就是要我用多角度去看一個人,看媽媽,不止看到她的情緒下的可怕的樣子和我還沒有理解的她,(性情變化,她的病在生理上對她的影響,哀傷失眠... 導致憂鬱),還要看到她能幹、好學、創意和解決問題那一面,溫柔關心我們的那一面。你說的對,提醒我要對她有信心。內在是對自己要有相信。

Jenny says:
並存;容許、包容、理解與接纳別人,與及自己有不同的變化與狀態, 這是 對人對關係很好的修煉, 正正是喜歡哈克書的原因。😊

6
Jenny問我,夢中,為什麼那麼驚恐害怕😨? 現實中有什麼類似的感覺或過去的陰影?

問的好!

我聯想想到常常為媽媽情緒不穩(我沒有接納的部分,感覺陌生的部分),導致高血壓或中風,她有可能突然離開,我感害怕,因為不捨,恐懼背後,是一份深深的愛。最可怕的是如果她選擇自殺,將會給家人和後人帶來深重的陰影,或更多精神疾病隨之而來,我感到很害怕,背後也是愛,對家族的愛。

這個夢境,提醒我在有可能的情況下,把關於自殺導致survival guilt,可能給世世代代帶來的各種陰影,和媽媽分享。

那三個女士突然閃現,聯想起媽媽不時打電話,在菲傭面前,大聲失控地把她的苦水想我倒洩,令衝突惡化。我心中那個理智,堅強、溫柔媽媽消失了,我感到害怕,不知所措。反映我脆弱的狀態。

透視出我的安全感出現危機,我需要從自己內在找安全感,建立自己內在的父母,而不是在母親脆弱的時刻,失去希望。

是的,夢境需要我去面對,而不是害怕😨逃避。

7
一直渴望幫助媽媽找到自己的價值,就算人生来到末端,也可以活出彩虹,活出价值。
使她走出自我狹小的自己,多些幫助人們,最後的人生安排,都是需要談的。

完美的人生畢業禮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0/05/3l_21.html

8
夢境提醒我了解媽媽多一些,也是去了解自己多一些的過程,“你是誰?你是誰?” 夢境聲嘶力竭地想我找回自己,要我看到有壓抑的自己。那個活在自己世界的自己,沒有找到方法和媽媽溝通的自己。徬徨和焦慮的自己,面對家人的變化,不能適應的自己。

9
梦境提醒我放下我吧:學習放手,放下。

10
這個噩夢,來的及時,反映出我還沒有ready接受媽媽真的患了哀傷引起的抑鬱症,有時憂鬱,有時狂躁。雖然我言語中透露給媽媽,她患情緒病,但反而導致她情緒更差。我還在摸索,探索,如何陪伴她,一起療愈,一起修行。

爸爸在晚年表現出堅強,樂觀,他感受到愛的擁抱,是愛,支持他一直呼吸到最後一口氣,走的自然,安然和平靜。他為我們面對生老病死,做出榜樣。

但媽媽遇到和別人的意見不合,馬上有孤獨無助的感覺,感受不到身邊確實好多愛,只感到活著是受苦,生命沒有價值,就會晦氣對我說:想一死了之。

所以,我感到難受,很大的落差,我沒有心理準備,需要適應。

11
最後,門微微的開著,這是另幾個關係的寫照

媽媽和妹妹的關係,一直是媽媽的心結。我和妹妹也甚少溝通這些, 提醒我要做些事情。

我對侄兒Andrew 的詩詞的解讀,是我的一片心意。我渴望他們看到Andrew 的成長和需要。

這些,都是門是打開的,需要自己走進去探索,建立溝通的橋樑。

12
門是打開的,但要很小心,(不要大聲喧嘩,這是他們家庭給我的印象。)

我心中暗暗提醒:每個人都有自己脆弱,要小心,耐心和有慈悲心。

情绪在梦境中看的好清晰,但不可怕,可以是生命转化的切入点

Jenny 的feedback

昨天與Donna 圍繞她的夢,我的夢解說一番 ,互相擊起新的 insightDonna 的夢  :"你是誰?", 很生動,強度很高的夢, 讓我體會到,無論是至親,媽媽因年紀的關係 ,漸漸的變了,性格也變了 ,又或者有一天,自己也是這樣, 我們是怎樣去面對和接受。一個好像是陌生的 ,卻是 至親,變了另外一個面孔。 

其實我媽媽中風後 ,整個一個月,都是迷迷糊糊 ,我們之間沒有溝通, 加上疫情,只能視像探訪,  透過視像看到的,好像已經是另外一個人。 這個夢也是我的夢 怎樣面對? 怎樣認回這個人呢怎樣鎖定恆久的愛,  自我出世以來與她的相連, 有部分的她已活在我心中,恆久長存

Donna 有說到她媽媽在好的狀態時,仍然是持續著有力量的,正面的 。變了樣的是她無法一下子接受的。 這個是非常真實的體驗, 也是我自己有同樣遭遇。 


Donna 的夢最後部分, 深藏著很高的智慧, 也很形象化, 非常有趣,非常深刻。就是負载著別人生命的重量, 又同時是看低別人一線而不自知。 這個隱喻對我也是有相當的啟發, 身同感受,  下ㄧ步是警惕檢視清楚自己與別人的界線,  平等對待。 真讚嘆夢的奇妙夢的智慧。





后记:

What an amazing afternoon.
Squash playing gave us confidence and made us feel younger.


昨天下午,三個多月後,我和Jenny終於可以一起打球,談心,解夢,分享這段時間的生命故事。

不約而同地,我們都面對生命的一個轉折點,那就是我們兩位媽媽的健康都出現問題。

生老病死的課題,又出現在眼前。過程中,家人的情緒,自己的情緒,如何疏解,如何調節,如何掌控?

雖然我們兩個的夢境故事故事不同,但都在提醒我們:接納自己,接納別人,安頓自己,才有能力陪伴家人度過晚年。

今天的別人,明天的自己,每天都是學習!真的要謙卑,再謙卑。
學習如何好好地活出生命的價值。




噩夢,如果不去解開,反而會成為再度地困擾和恐懼,傷害。
如果解開了,那種心花怒放,情緒上極大的安頓和釋放,
夢境智慧帶來心靈的滋潤,是難以用筆墨形容的。



我們一次次的體驗到解夢是心理和身體平衡的滋潤劑。
而且一個人解夢和互相討論,延申的生命故事帶來的啟迪,是很不同的,有double effects, 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你的夢和故事,給我好多提醒,那種揮之不去的責任感和内疚,好像是我的寫照。

雖然我們兩個的夢境故事不同,但都在提醒我們:
接納自己,接納別人,安頓自己,才有能力陪伴家人度過晚年。

今天的別人,明天的自己,每天都是學習!真的要謙卑,再謙卑。學習如何好好地活出生命的價值。

Reference:

全方位看「自殺」分享会有感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0/05/blog-post_18.html
Reference:

兩個噩夢的探索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20/04/blog-post_52.html

母親節的反思 - 做自己内在的父母

https://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18/05/blog-post_14.html

updated on 29 5 2020


解夢,非常深刻的身心療愈和自我探索。每一個人或物,都包含隱喻,和自己的生命,現實,息息相關。
找回一個個陌生又真實的自己,擁抱他們,帶他們回家。
回到內在的家,充滿包容與溫暖的家。
解夢,學習接纳自己、愛自己的過程。
互相解夢和深入探索,延申的生命故事帶來的啟迪,和獨自解夢很不同的,有double impact, 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你的夢就是我的夢,我的夢就是你的夢。

再次感受到:噩夢,如果不去解開,反而會加深困擾、恐懼和傷害。如果解開了,那種心花怒放,情緒上極大的安頓和釋放,夢境智慧帶來心靈的滋潤,解決問題的創意和面對挑戰的力量,是難以用筆墨形容的。

夢境往往在人們感到困擾和不安( 有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不安,壓抑下去了),迫不及待地跑出來,嚇嚇我們,哪怕是聲嘶力竭,或逼得人喘不過氣來。
解夢 - 深度的潛意識心理治療,讓我們从失落、困惑中看到希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