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7, 2019

Active Imagination, lucid dreams, Sleep Dreams

上星期的清醒夢,我可以馬上意識到畫面和我的思維是同步的,而且畫面比意識上的東西來的更深,更清,更了解自己當下的情感,提醒如何解決困難,面對脆弱的自己,令我多些資源,more resourceful, but in the first place, one must realise and be aware of the activities - movies in our subconscious mind. This is an ability - feeling your feeling!

以下馬傑偉教授的今天的文章 - 《潛意識私信:肥婆、班長、惡嬰》,關於心理治療 case study,用active imagination therapy...,和我在清醒夢中的發現,異曲同工。彷彿找到好一個知音,好奇妙!


以下個案腦海中出現的肥婆、班長、惡嬰,就是我們夢中,也就是潛意識中的認為的那個現實中自己的一部分 - 一個z拯救者、受害者和加害者  - 肥婆;
高人 , 美麗一面的自己,有親和力,有智慧的自己 - 班長;
內在小孩, 小時候的創傷和情緒 -,就是惡嬰。

每個部分都是自己,他們出來,是要個案去感受,去疏導情緒,令自己明白自己,就有平静和智慧,走向修復、完整。

Donna Wong
18 mins

如何利用潛意識的情感和智慧?
睡眠中的夢境、半睡半醒的清醒夢,還有active imagination, 都是我們和自己連結,自我修復,self coaching的巨大資源

https://www.facebook.com/donnawinter2000/posts/10215340209283946

七情上面:潛意識私信:肥婆、班長、惡嬰

 【明報專訊】Eugene Gendlin創立的Focusing,指人慣用腦袋指揮自己,忽視了身體內在的感情與智慧。 Focusing就是一套感知身體的方法。我發覺他與Carl Jung的Active Imagination有相通之處。意識中的我,收藏巨大的潛意識力量,經常以夢及想像「PM」自我,傳達難以啟齒的禁忌。那些私信,主要以超現實及非邏輯的象徵呈現。坦然接收私信,可以疏導心結,了解更多潛在的喜怒哀樂。

 Focusing有點像一對一輔導,扶持對方慢慢走進內在的世界。我半年前開始幫助Catherine,做了三、四次Focusing。今次我試試結合Active Imagination,很大膽的看看Cat能否邀請潛意識為她發出信息。

 很像張懸的女子


                              Cat的樣貌與氣質,很像未留長髮的台灣歌手張懸(圖)

 Cat今年廿九歲,短髮,謙虛,好脾氣。樣貌與氣質,很像未留長髮的台灣歌手張懸。 2013年張懸到中大表演,在崇基禮拜堂後門抽煙,我和她聊了一會。那時她一頭銀青色短髮,性格柔潤而又堅強。 Cat很像她,但只有柔弱一面,我初認識她就覺得很像,而且直覺,她有朝一日,會變得堅強起來。

 她跟老闆Fred合作了三年,做高級咖啡豆批發生意,近一年還在廣州開了兩間咖啡專賣店。 Cat是Fred的左右手,廣州實體店都是Cat一手一腳策劃的。公司上下三十多人,都直接稱她Cat大大,視她為第二個「老細」。 Cat倒不覺得,她喜歡躲在幕後,她是一個會與同事一起搬咖啡入貨倉的絲打。

 面對典型Blamer的上司

Fred野心大,不姦險,但是個典型的Blamer,乜都係你錯,月前Cat北上過關被查兩小時,錯過了炒豆大師班,Fred第一句不是問候,而是單單打打:「好心你啦,永遠唔肯化妝,T-Shirt短褲,成個暴徒咁……」這些年來,Fred一直都用inflicting shame & guilt的方法,令Cat開盡馬力衝鋒陷陣,加班係應分,她完全不會誇功勞。我跟她做了半年的Focusing,她慢慢願意承認,公司的成功,尤其在digital marketing方面,九成是她策劃的。 Fred在電腦方面一竅不通,但又不停投訴Cat點解唔學嚇100毛東方昇? ! Cat三年來第一次駁嘴:「你要我做到咁mass,賣雀巢咖啡咩,我哋sell niche product,東方昇咁款,趕客喎……」這番話,以前她是不會說的。

 其實她已遞了辭職信,半年前決定,三十歲前到日本工作假期。遞信當日是個情緒風暴,Fred提高聲調:「你不負責任!廣州新站係你個仔,你劈炮就走,對唔對得住公司上上下下……」Cat心諗:「個仔係你㗎,我接生㗎咋。」她已經能看穿Fred的情緒勒索,無論夥記有乜投訴,他永遠能夠turn the table,搞到投訴人頭耷耷行出老細房,繼續為佢賣命。今次Cat企硬,出乎意料的是,Fred呆了一兩天,然後就軟化了,並且十分具體地意識到,Cat離去後,公司會好大鑊,冇咗條柱,散曬。當然Cat好交帶,老早預備曬exit plan,亦會等replacement上班才離開。

 「肥婆」困在辦公桌下

 離職前,我們做了一節Focusing,先請Cat閉上眼睛,回到老細房,回想Fred那罕見的「Sam Hui」神態。這個情景令Cat很難受,「老細不嬲勇武,點解我搞到佢謝曬皮?」有一股強烈的情緒湧上心頭,她用盡氣力把它壓下去,當見唔到,視而不見,不想處理。我引領Cat安靜呼吸,讓她想像自己回到辦公桌旁,看看有什麼東西在腦海中呈現出來。很快就有一個「肥婆」出咗嚟。有點像公司裏的一個阿嬸,一身「褸褸丘丘」鬆身衫褲,穿涼鞋,肥腳趾一粒一粒,大豆似的,凸曬出嚟。潛意識世界嘅嘢,冇乜合理唔合理,Cat見到個肥婆,困在一個透明Cube內,手臂咇肥肉,面孔是模糊的。

 我請Cat問一問肥婆,為什麼此時此刻會在現場。 Cat細看一下,肥婆是躲在辦公桌的枱底,唔想見人,唔想畀人見到,一言不發。 Cat只覺得「她」困在枱底,好辛苦,好迫。 「你唔好理我,畀我就咁踎喺度,我唔想見到Fred個苦情樣……」

 做班長的自己撩肥婆玩

 Carl Jung相信,人的潛意識裏,有很多個我,或者說,有很多個不同的面向,往往是「意識我」所不認識的。我問Cat,眼前這個肥婆,認識嗎?熟悉嗎?她搖頭說,未見過! Focusing的過程,我學識了耐性、容納、不加判語。我請Cat對肥婆說,我們都感受到困在箱子內很辛苦,也明白她想我們leave her alone,就由她安靜躲起來吧。

 我問,還有誰在房間內?醞釀了好一會,Cat看見小六時的自己,她是Head Girl,場景好specific,係佢代表全級,上台多謝老師,自信,風趣,致辭毫不費力,而且得到熱烈的掌聲。走下台,很滿足。班長不是小女孩,而是白濛濛的發光體,有一股快樂的氣場。 Cat看見班長爬到枱底,用樹枝篤肥婆,不是惡意的,輕輕力,想撩肥婆出來玩。肥婆沒有不悅,無所謂,但又呆在透明箱子內,闊佬懶理。

班長又跳上Fred的辦公桌上,變得很「老誠」,安慰他說:「冇話冇咗邊個唔得嘅,公司有今日,靠你出『行』力鞭策人,先會咁成功!」班長又走過嚟同Cat講,「你唔好否認喇,阿Fred有今日,你都好大功勞,promote炒豆師,咖啡日誌……都係你諗出嚟」。

 我曾經有過疑問,這些「想」出來的人物和景物,是否當事人「老作」,並無深意。近讀Jung弟子Robert Johnson的Inner Work: Using Dreams & Active Imagination for Personal Growth。書中他指出這些湧現的符號,若當事人有感覺,可以connect,必源於當事人的想像世界,不是無中生有。

 努力壓抑的惡嬰出來了

當班長提醒Cat有功亦有勞,Cat馬上緊張起來,她早前想要努力壓抑的東西,現在又冒出來了,是個惡嬰,喊聲震天,青筋暴現,因為喊得慘烈,整個臉都繃得紫黑。 Cat說,惡嬰不可以出現,她一出現,會變成惡魔,會傷害身邊的人。我說,你由得她出來吧。她是你性格的一部分。 R. Johnson在書中說,「意識我」分辨好壞,隱惡揚善,以維持一個自己可以接受的自我。而潛意識裏,七情六慾不分好壞,充滿活力。

 Cat記得這個嬰孩很早就存在。小時候,Cat與表姐很要好,慢慢Cat有強大的佔有慾,要得到表姐完全的愛惜,有其他小孩跟表姐玩樂,Cat就心生妒忌,甚至有傷害人的衝動。自小Cat就壓抑她那強烈的妒忌心。管不好,她覺得自己會變成一個陰險的人。惡嬰甚至希望她離職之後,公司生亂子,那Fred才知道她有多重要。又希望她的接任人搞出個大頭佛……她不想面對這些壞性格,不接受自己會成為一個「壞人」。

 我請她問一問惡嬰想要什麼?她說,欣賞、肯定。我說,這都是人的基本需要,嬰孩如是,成年人也如是。嬰孩吃不到奶水,爆喊是本性啊!你擔心自己心術不正,班長還在,她是你的一部分,會提醒你的。

 軟弱的自己漸漸有了自信

 這一次同時遇到三個人物,我和Cat都覺得不可思議,同時也令她的緊張情緒紓緩了。隔天我告訴她,半年前第一次見她,就想起張懸,今天覺得更像了,如果那個Head Girl可以釋放出來,Cat就能拿回來自信,樂天又堅強。我介紹Cat聽一首我很喜歡的《玫瑰色的你》。張懸在訪問中說,玫瑰色的眼鏡,本有負面的意思,說的是有些社運人士,太rosy了,樂觀得不切實際。但張懸倒過來說:「我相信善良,哪怕很微小的好意,也可鼓勵我們盼望更美好的明天。」

 半年前認識的Cat,對比今天,漸漸有了自信;望著她,我彷彿看見張懸歌唱的樣子。結他前奏一陣一陣,徐疾有致,在風起雲湧的社運現場,堅定而樂觀的看見了玫瑰的顏色……

 你是我生命中最壯麗的記憶

 我會記得這年代裏你做的事情

 你在曾經不僅是你自己

 你栽出千萬花的一生

 四季中逕自盛放也凋零

 你走出千萬人群獨行

 往柳暗花明山窮水盡去

 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

 文//馬傑偉

 編輯//林曉慧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27 10 201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