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 2019

About Donna Wong

人性化,個人化的身心輔導
















Certified Hypnotherapist Trainer 
Clinical Hypnotherapist 
Dream Therapist
Narrative Therapist
Movie Therapist

註冊催眠師培訓導師
臨床催眠治療師
夢境治療師
敘事及電影治療師
Blogger 博客寫作人
DREAM CREATORS WORKSHOP 
創夢者工作室創辦人


通過催眠治療,夢境,敘事,電影,家庭治療, NLP 等正面思維方法,處理睡眠失調,體重管理, 痛症管理,家庭關係,達至舒心減壓, 戒除習慣,轉化情緒,潛能發揮, 夢想實現。
 

特點

Features


人性化,個人化,啟動自我療癒的潛能
Human, individualization, empowerment of self-healing, self-coaching potential

Donna擅長用傾談方式,心靈對話,通過生命故事,催眠,冥想,解夢,敘事,隱喻,電影治療等 一系列人性化,個人化的方法,啟動自我療癒的潛能。她相信,每位朋友,都可成為自己的解夢師,心理醫生,生命教練!


With application of warm, friendly hypnotherapy conversation, dream therapy and narrative therapy, NLP, clients will find more inner power, become more creative, courageous, happier  inside out.

服務

Services

個人服務

  • 身心症狀:改善失眠,夢境失調,疏解家庭,婚姻,情緒困擾
  • 情緒和健康管理:長期痛症,惡習戒除,體重,糖尿,腦退化及慢性病管理
  • 潛能開拓:兒童天賦,個人潛能探索,生涯規劃,職業輔導
  • 內在表達和溝通能力訓練:心理質素,父母和孩子的溝通,情緒管理提升

Private sections, individual courses on
Sleep disorder, emotion management, family relationship and weight,diabetes and other chronic disease management.



團體培訓,工作坊,課程

Group/corporation training, workshops and courses.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Donna Wong

http://www.donnadreamhypnosis.com/p/about.html

關於Donna的創夢者工作室和DreamTeam

http://www.donnadreamhypnosis.com/p/dreamteam.html


Contact





Updated 1 7 2018

Tuesday, August 14, 2018

老人院的下午

家族的老一輩,也就是爸爸那一輩,走一個,少一個。

前兩天聽到我一位姑丈糖尿病加重,大腦退化的厲害,住進的老人院,心裏很不安。今天去探望他。

姑丈以前滿多話講的,頗健談,現在,已經不能正常地表達自己了,看到他認不出我,很是心酸。


我買了一個冬菇包給他吃,雖然沒有胃口,還能吃幾口。

問表妹,爸爸喜歡聼歌嗎?什麽歌最喜歡?音樂可以幫助他大腦活動,令他cheer up 一些也好啊!

原來他喜歡鄧麗君的歌,我馬上就給他送上 甜蜜蜜,小城故事和何日君再來...他突然哼起歌來,我們都興奮起來。



我和他做massage,我問他,感覺怎樣?他說很舒服!

我建議他的家人,

帶些他喜歡的歌,每天聼;
帶他喜歡的食物,喜歡吃什麽,就吃吧。
反正他什麽都只能吃一點點。
每天叫菲傭姐姐和他做massage,
從脚到頭,還有手部,他需要有些運動。
長期坐著,肌肉都消失了




老人院坐滿了公公婆婆,感覺他們很孤獨,isolated,沉默不語;有些很想和人聊,看見我們來,就滔滔不絕講起來,雖然聽不懂講什麽。自言自語也好!

感覺是這些公公婆婆,很需要有人和他們談話,聆聽他們,但人手非常不足,工作量太大。

感恩的是,這裏的工作人員都很nice,耐心,態度溫和,這是我第一次參觀香港的甲級老人院。


和姑丈byebye,走在街上,看到繁忙的街道,每個人都匆匆忙忙,我和表妹,表弟就去安靜的地方聊一聊,沉澱一下。




我和表妹感嘆到:這也許是我們的將來的寫照,但無論如何,接納生命的進程。

是的, 沒人可以掌控生命長短,但我們可以掌控一個沒有後悔,遺憾的人生,在我們大腦還處於清醒的狀態吧。 

每天想想,如果今天是我最後一天,我最想做的事是什麼?

珍惜眼前人。每一天,每一次的探望,都將成爲难忘的回憶。

至從爸爸離開,現在看見每一位有病的老伯伯,感覺都很親切,好像見到爸爸一樣。把每一位老人家都當成自己的父母,心裏增添多一些溫暖,温暖自己,就会温暖别人...

Image result for mother teresa help quote





 14 8 2018











父子關係


世紀.港漫彈起:「我對爸爸有過憎恨」 漫畫再現父子情仇

按圖片放大
(受訪者提供/明報製圖)
按圖片放大
(受訪者提供/明報製圖)
按圖片放大
Moses(鄧宗弘攝)
按圖片放大
書名:風船演義;作者:Moses IU Heilun;出版:香港三聯 2018.07
 【明報文章】「我不是大家心目中的孝順仔,我對父親有很多仇恨、很多憎恨。」聽這個年輕人沉聲說着,端坐在對面椅的我面上保持平靜,維持傾耳聆聽的姿態,但心中卻禁不住有些驚怖詫異。身形高大、鬈鬈的頭髮、一副黑框眼鏡、衣著斯斯文文,眼前的Moses看上去青澀未褪,跟一般大學畢業生沒什麼差別。但他的漫畫新作《風船演義》,直白地描繪書中主角對患癌父親的厭惡、不耐煩和恐懼。

 「好想佢快啲死」、「我好憎你,你幾時死」——翻閱漫畫主角的內心讀白,字字怵目,句句驚心。到底為什麼這個年輕人會對父親抱着強烈的敵意?又是什麼原因讓他繪了一部漫畫,以「半自傳」的形式把所有對父親負面的情感都貫注其中?

 「你和爸爸的感情,是從小就不好嗎?」我小心翼翼試探着問。「我……」Moses張嘴欲言,但只吐出一個氣音,又閉上了唇。沉默了幾秒,他才又開口說:「怎麼說呢,我想是有點無仇不成父子的感覺。」原來,Moses父親是那種比較傳統的中式父親,父子之間一直疏於交談,很少溝通。

 爸爸又不是很老 卻患上絕症

 「可能在父親的角度,他是惜自己兒子的,但那個年代的爸爸,不知道如何表達愛。」語氣有點惆悵。父親平常忙於工作,很少陪伴童年的Moses;即便父親在家不用上班的日子,對Moses也頗為嚴厲,當見到好動的兒子玩耍,就會責問他為何不用功讀書,日積月累父子便愈來愈多摩擦。甚至由於少和兒子一起,當有人問父親Moses讀幾年級,父親也常常答不上來。這些聽來似乎小事一樁,但對於年幼的Moses卻是一個陰影,自此一直感到不開心,害怕與父親相處,甚或生出怨氣。到Moses逐漸長大、懂事,父子之間的感情沒有改進,反而因為彼此心有疙瘩,覺得尷尬而更少交談,更形疏離。

 「爸爸大約一年前確診了肺癌,一發現就是末期了。」在Moses大學藝術學院最後一個學年,家中出現劇變,素來嗜煙的父親患上絕症,剩下的時日開始倒數。「惱他?可憐他?同情?傷心?我的情緒不知應該如何反應。」一直對父親懷有的怨恨,在這一刻,和面對親人患病而生出的憐憫一同打翻,就像胡亂混在一起的各種顏料,讓Moses整個人手足無措。「後來有一次爸爸送院,那次我已經做好了準備他會離開,但最後還是安然無恙出院。」好不容易決定鼓起勇氣面對父親的死亡,但偏偏這股勇氣落在空處,使錯勁的感覺,夾雜對父親的恨、照顧病人的壓力、自己的不快樂、現實的弄人,使Moses異常難受。

 「當時只覺爸爸很不負責任,他又不是很老,才五十多歲,說患病就患病,說要走就走?」就在這種狀况,Moses心中突然冒出了一種想法:「爸爸早點死去,會不會比較好?」旋即,他為自己這種不應該出現的想法感到羞恥和恐懼,但羞恥和恐懼即使一時把念頭壓下,Moses始終不能擺脫心中深藏的對父親的怨恨,於是他在羞恥、恐懼、憎恨、憂鬱的糾纏交替中,不斷煎熬自己。

 他們是同一天過身的

 恰逢大學要學生構思畢業作品,雖然老師規勸作品主題盡量不要太個人,但Moses完全無法繞過「父親」這堵牆,那時,他心心念念纏繞的都是父親患病的事,無法平息,因此決定不聽老師勸告,把自己的個人經歷畫成漫畫以作排解。動筆後,雖然不少情節、背景都經過藝術處理,但Moses在漫畫投入了最真實的感情。書的開首部分畫了主角和病父同枱吃飯,卻相對無言,有些幽暗的房子裏,只有電視傳來的聲音。「這個場景是真實的,感情也是真的,我和爸爸吃飯,就是全程不知該說什麼,快手快腳吃完飯就溜回房間。」就這樣,Moses在醫院和大學之間來回奔波,邊探望病父邊繪畫自己的畢業作品。正當他以為日子會如此過下去,命運的弦再一次撥動。「冥冥中好像有注定,當我畫到書中的爸爸跳樓自殺,我現實的爸爸也在醫院過身了。」當時,Moses的畫筆擱了下來,無法再畫。之後的一段日子,他都在處理爸爸的後事,直至半個月後,才又重新拾起畫筆。

 我們之間互相傷害 就像香港這些年

 但是,父親去世,與爸爸之間的鬱結,豈不再無解開的可能?Moses餘生都要帶着對爸爸的怨和恨的記憶過活?「其實爸爸離開之前,我們的關係有好轉。」或許是患病後,才看得到兒子的痛苦,或許是自感時日無多,不想留下遺憾,Moses爸爸有天突然跟兒子說了心底話。「爸爸有次真誠地跟我說,其實我是他引以為傲的兒子。」這句話給Moses非常大的觸動,對爸爸的怨恨似乎漸漸地消減了,此時Moses才發現,原來自己內心一直最渴望的,只是父親的認同;而真正恐懼的,卻是自己突然要承擔將死父親的責任的不安。「為什麼他不早點說呢?」Moses嘆了一口氣。如果一開始父子坦誠一點,可能Moses就不用背負羞恥和恐懼的包袱了。「爸爸最後沒留遺言給我,他也不是個會留遺言的人。或許他想,但他不懂。」

 現實中與爸爸和好點燃了Moses的希望,所以他決定也給書中主角留一個希望。在Moses筆下,書中的爸爸跳樓前寫了一封遺書,Moses就把所有他覺得爸爸想跟他說的話,都寫在這封信中,最後書中的主角因此釋懷了,書外的Moses也得到了解脫。「有人跟我說,故事的結尾其實不用這麼warm,但其實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完成這本漫畫後,我放下了許多。」漫畫有對比強烈的配色、怵目驚心的語言、圖像失真但情感傳神的人物,藉着這種誇張但強而有力的表達,Moses正面地面對自己的羞恥和恐懼,還有對父親的愛與恨,深藏的情緒也隨之釋放。

 Moses與爸爸的經歷,令我想起「豪豬兩難說」,人們總是在互相取暖和互相傷害之間為難着,疏離和隔閡亦由此而生。「其實我畫這本書時,也代入了現時的香港。」Moses說自己在香港成長,很能感受到近年城市氣候的變化。「不知是否通病,大家提起兒時,一定是溫馨、無邪、快樂的。但人愈大卻好像愈孤獨,不單我自己,身邊的人也是。明明大家都孤獨,卻不願意把孤獨在人前坦露,明明大家面上都在笑,彼此之間卻像有段距離。」是的,在街上,人們行走着,卻只看電話,完全沒有溝通,整個城市緊密卻又疏離,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七百萬人七百萬個世界,大家都是孤立的。

 孤城卻有同路人

 「因此我把書中背景設在九十年代的香港,那是變動和分別的時代,期望讀者會有共鳴和代入感。」九十年代的香港,似遠還近,啟德機場要拆、九龍寨城要拆,還有移民潮,當時的香港也是前景渺茫,疏離感強,一點也不凝聚,時代氣氛與今天的香港相似。雖然如此,Moses還是想藉作品帶點希望給讀者,還有自己,所以才特意把漫畫的結局營造得比前半部warm得多。「就算這個世界是不完美、不開心,但其實還是可以有一絲溫暖。」即使是個孤城,但沒有人是需要永遠孤獨的,總可有同路人。

 (標題為編輯所擬)

 [文.關曉陽/編輯.彭月/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

糖尿藥愈食愈重?

http://premium.mingpao.com/cfm/Content_News.cfm?Channel=ja&Path=101105878143/vwb1.cfm
讀者Email:糖尿藥愈食愈重?

 【明報專訊】問:我是二型糖尿病患者,已有食控血糖藥物,但血糖指數還是時高時低,而且體重有增無減;醫生說或有需要加藥或使用胰島素針,請問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血糖及體重問題?

 答:血糖持續控制欠佳,會增加出現併發症(例如心血管疾病、中風、腎病、神經病變)的風險,因此糖尿病患者須密切監管血糖。如果患者的血糖持續過高,體重更難受控,原因是過多的血糖會轉化為脂肪,導致體重上升,形成糖胖症。患者血糖與體重失控的原因有二:

 一、與生活習慣有關

 飲食無節制,例如經常吃零食或大魚大肉、愛吃消夜等,胰臟功能容易損耗,加劇高血糖問題,而且缺乏運動更容易令脂肪積聚。

 二、與使用藥物有關

 部分傳統控血糖藥物會引起低血糖反應,患者容易感到飢餓而進食過量,血糖更加控制不穩,醫生因而要加重藥物分量,造成惡性循環。

 「三低一高」飲食 保持運動

 建議患者應堅守三低一高(低糖低鹽低油高纖)的飲食原則及保持恆常運動,患病初期若能透過嚴控飲食及積極運動減重,讓血糖指數回復正常水平,就有機會減少用藥。此外,亦要留意所服用的藥物會否令體重增加。

 新一代控糖藥物SGLT2抑制劑能透過尿液排出多餘糖分,有助控制血糖,亦不會引起低血糖反應,並附帶減重、減血壓及保護心臟的效用。臨牀研究更發現SGLT2抑制劑能有效減低心血管疾病發生的機率及死亡率。不過,由於此類藥物須依靠腎臟排出多餘糖分,如患者的腎功能太低,就未能發揮SGLT2抑制劑的效用,未必適合服用。至於腎功能受損程度屬輕微或中等的患者,則仍可在醫生監察下安全使用。

 由於經泌尿系統排出多餘糖分,部分服用SGLT2抑制劑的患者或會出現尿道或陰道感染,建議患者多留意個人衛生,多喝水及排清小便,以減低感染風險。

 總括而言,患者要配合健康飲食、恆常運動、配合適當藥物及定期監察血糖、血壓及體重,才能有效對抗糖尿病。

 文:唐俊業(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醫生)

情緒勒索

轉載:14 8 2018

辣媽CEO:情緒勒索

 【明報專訊】我自小雖然經常和母親對着幹,但其實我十分在意她對我的評價;我口硬說不在乎,心底裏很渴望得到她的愛和讚賞。這種愛恨交纏的母女關係,令我精神上承受很大的壓力。我小時候一直有咬手指的習慣,十隻手指頭全部咬到見血方休,母親一直責罵這是壞習慣,不知道這是精神狀態不穩緊張的警號。她對我施予的體罰,對我來說只是暴力的發泄,徹底的羞辱。由始至終我都不曾明白,為什麼達不到她的要求,做不到她想要我做的事,就要被懲罰。我不是沒有嘗試過強迫自己順從聽話討好她,但發覺無論怎樣做,她都覺得不夠好、不滿意,這更激發我的仇恨心,母女關係更勢成水火。

 關係轉好卻未真正釋懷

 直至我做了媽媽之後,開始理解到母親當年的行為,背後的原因無非都是為我好想我好。但這些好,卻令我窒息,最可惜的,是反而拉闊了我們之間的關係。為什麼媽媽如此憎恨我?母親的地位及決定不容挑戰,這樣大逆不道的說話不敢亦不知如何開口。我恨極亦只能在夢中痛哭質問,這樣的夢境一直不斷纏繞我,每次醒來頭痛不止,滿面淚痕,哭濕了不知幾個枕頭。我的偏頭痛,是這樣開始的。雖然說母親晚年時,我和她終於能夠好好相處,但我只是選擇忘記而不是真正釋懷,我一直都想要答案。

 直至最近讀到Susan Forward的Emotional blackmail,原來這是「一種無法為自己負面情緒負責並企圖以威脅利誘迫使他人順從的行為模式」、「人被他人控制時,所呈現一種不舒服的狀態,進而有可能做出多餘舉動,澄清、果斷、據理力爭,才有機會突破此狀態」。

 而周慕姿的《情緒勒索》,提及六個重要的特徵,要求(demand)、抵抗(resistance)、壓力(pressure)、威脅(threat)、順從(compliance)、舊事重演(repetition)。書裏提出的其中一些例子,父母對子女說:「供他吃穿念名校,讓他不用擔心生活,結果這樣回報我們。」、「你真的很自私,怎麼都只想到你自己?」;丈夫對妻子說:「叫你幫我做這麼一點點事而已,你也要叫叫叫,我真是看錯你了,當初結婚我還以為你是個體貼的女人……」;老闆對員工說的:「我因為看好你才把這份工作交給你的,你不想做沒關係呀,後面還排一堆人等着要做。」原來全部都是情緒勒索的呈現。

 勿把愛變成害

 「過度在乎別人感受者、習慣自我懷疑者、無法拒絕不合理要求者、渴求他人肯定者」。為愛、為工作、為成長中重要的人,變得患得患失一次又一次自我犧牲的,都是被勒索者。不管什麼年齡角色崗位環境,都無可避免會身受其害,被勒索者的無助痛苦,何止苦不堪言?

 結錯婚可以離,選錯工一樣可以離,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如何能離?醒覺吧!不要把愛變成害,不能讓期望變成枷鎖緊箍,讓孩子健康快樂成長吧!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文﹕張慧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03期]

Monday, August 13, 2018

再談情緒病





 以下是情緒病家屬和患病者的文章,讓我們對這個病瞭解多一些, 如何治療,如何預防!

情緒病這傢伙

情緒病這傢伙,我和它很熟。
照鏡我看不見它,但對着它幾十年了。熟,未必悉,也不敢說識,但貼身打過交道。我連它是什麼、甚至全世界對它也很陌生時,已無由來和它同一屋簷。對着這傢伙幾十年,現在想來,對我有積極意義,不是很清晰地,它令我思考,令我很早便決定,人生要追求自由快樂,不是去追趕成功。小學我已經模糊地立了志,儘管立志時是鬱鬱的。成年後讀到"Don't educate your children to be rich, educate them to be happy. So when they grow up they will know the value of things not the price",忽然心領神會,教我這課的,就是情緒病。
永遠記得我還是小學雞時,有天放學回家,全家找不着一把鉸剪、一把小刀、後來才知連「窗花」鎖匙都不見了,還有滴露和一眾殺蟲水清潔劑,媽媽都絕密藏起。生活表面一切,風和日麗。
好一段時間家中充滿違禁品,然後爸爸入了醫院,做了《異度空間》中張國榮角色的治療,沒有人告訴我家中發生什麼事,都是後來才填充補回的。幾十年前的事了。那時候,這種治療大家了解不多;那時候,情緒病三個字,全世界諱莫如深。(後來,我才明白媽媽的寂寞和堅強,扛起了太多親戚朋友的閒言閒語,所以我特別疼媽媽。)自此,港中醫院於我,每次經過都有一番說不出的滋味。
我明白那種萬劫不服,和痛,還有親人的恐懼。有人喜歡分享傷痕,受了傷的動物卻躲起療傷,我相信discreet多於示眾,也不認為傷痕有什麼特別,或會令自己與眾不同,人生,家庭,愛情,總有些自找或突如其來的事,要你P幾次K。這些事我差不多從來不說,但我有興趣思考什麼令人快樂、長壽。
心理學家Susan Pinker被稱為「長壽專家」(longevity expert),她在Ted Talk指出了很多醫學報告和神經科學家的發現,原來令人活得長的,不是戒煙戒酒運動體重,那些不過佔第三四七八位。基因影響也不過佔25%,另外75%的關鍵,是生活方式,是社交生活方式。
長壽關鍵指數第二位,是Close relationship,你有親密可靠的關係嗎?不是電子社交、飲茶灌水那些表面朋友,是有事可以失驚無神借錢,出事可以送你去醫院,絕望危難之中,會陪着你的人。
長壽關鍵指數第一位,是 Social Integration,你日常有幾多與生、熟、半生熟的人之互動。樓下看更保安、Starbucks的咖啡師、郵差叔叔,有與他們傾談嗎?親密親愛的人,又有幾多相處?電子來往不算,要活的互動。原來面對面,眼神接觸,握握手,少少的身體觸碰,如一個"high five",人體自會釋放一浪浪的neurotransmitters(神經傳遞介質),像疫苗對身體現在及將來都有保護作用,可增加信任、減壓、鎮痛、令情緒高漲。又可以釋出催產素(Oxytocin),有助加速傷口癒合,降低壓力皮質醇等,它又叫愛情激素,沒有它便無法有同理心,容易反社會,精神病、自戀、成操控狂。
Social Isolation是有害的,孤獨,真的會死。
Pinker的總結是要為自己建立"The Village Effect"。地球村是資訊上的發達,「自家村」是社交促進生理健康,與很宅的獨家村剛好相反。建立、維繫自家村,不讓自己變成孤島,你需要自己的村民。我覺得說穿了,是要學好與人相處。不是你要無事常相見,別人就會想和你交朋友的。難道可以我們一起社交,令大家長命啲吧,不會的,功能及功利交友,令人遠離你。
Social contact保護人比藥物有用,可增強免疫系統。她說幸運號碼是:3。至少有3個穩定深厚的關係,3個「膽friends」。來來去去都是單天保至尊,不夠。很多老人家,老伴先去,老友走了,自己也命不久。
回說我爸,後來,他好了,但許多年後,又復發,之後時好時壞慢慢又捱過了十多年,現在,總算又好起來了。我記得在最折騰的5年,我和媽都身心耗竭。曾經任何身體、生理檢查都做過,他就是不肯去看心理醫生,我記得和他有過一次特別深刻的對話,那次之後,他才肯去看醫生,吃藥的。
爸爸特別信我,有段時間,他試過失蹤、曾經時常覺得媽媽會毒死他(可以想像那是多冤多心疼的事),我有次特有耐心慢慢和他說,爸爸你不必要一生24小時都勇敢堅強,你可以病,病不代表你脆弱,而你可以脆弱,是OK的;你也不必急着好起來,不趕的,慢慢治病,總之厚薄冷暖,我都會陪着你。
我慶幸,爸爸讓我做他信任的自家村民,我痛錫的親朋,我很願意讓他們知道,我是他們最忠實ready的村民。
祇是想說,我都不敢說我明白這個病,有時有些事,你是粉身碎骨也衝不進去幫忙的,別輕易審判別人,也千萬別太審判自己。有句說話管用:"Be kinder than necessary because everyone you meet is fighting some kind of battle"。
祝你身體健康不夠,祝大家身心健康,鄉村生活愉快。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6257110/daily/article/20180812/20474198

I realised  that enlightenment starts with being aware 
覺知覺察, serious depression cannot reach this point easily, need longer way and medicine, 找源頭,
 patience 更重要


一位情緒病人的自白 9 8 2018


世紀.together:灰色中提煉黑 作為抑鬱症病人

 【明報文章】記得二○○三年張國榮去世時,牧師在講台上悼念之餘,亦表示「自殺是不對的」。結果我在崇拜結束後就向他反映:張國榮是病死的,不是自己選擇了斷的。當然我明白牧師並無惡意,他只是在講台上執行牧師的任務,况且社會那時對抑鬱症所知不多;而我當年也未患上抑鬱症,不過是一貫地自以為是發表意見。

 對於抑鬱症身亡的人,人們在事後總有太多自作聰明的猜想,通常是「做乜咁傻呀」、「估唔到」、「好震驚」、「好可惜」;較開明或自命開明的會說:「這是死者的選擇」、「希望他得到解脫」;當然也不乏理性而抽離的聲音,呼籲大家關注精神健康,留意身邊的人是否有抑鬱症狀,等等。身為抑鬱症患者,我想說:這些話都沒有錯,不過都是廢的。首先,抑鬱症的人沒有傻,我們之中有很多聰明人,至少不是因為傻而死去。其次,患者沒有選擇得病,而是疾病選擇了患者;也可以說患者沒有選擇死亡,而是死亡選擇了患者。第三,關注抑鬱症病人不光是嘴裏說說,要付出數以年計的時間與無比耐性,包容(或忍受)患者的「多愁善感」、「鑽牛角尖」或「無理呻吟」。臉書上有一陣子流行轉貼一些關心情緒病患者的信息,例如「我會在你身邊」、「想找人聆聽時我會借出耳朵」,喂呀,沒聽過「久病牀前無孝子」嗎?如果你在想清楚之後打退堂鼓,我會感激你的真誠。

 同時活在兩個軀殼

 人的大腦構造與電腦有點相似;抑鬱症就像電腦掛機,死亡是病人強行關機,雖然他們也知道生命沒有reboot。失靈的記憶體無故擠爆,屏幕不斷彈出視窗,上面寫着「我好憎自己」、「我還是死掉的好」、「沒有人愛我」等信息;我們也希望,醫生能像IT技術員那樣,能夠手指一按熄掉大腦,把破爛的CPU拆出來,維修好/乾脆換掉,放回去,然後我們眨眨眼睛,重新做人。如果有這麼一種醫術,我相信,沒有患者會從高樓的天台跳下去。可惜的是,人類的智慧都用在榨取自然資源、戰爭、生產多餘商品,與殖民火星之上,醫學界對大腦的認識還是很有限;精神醫學的進步,也和殘酷的動物實驗、和藥廠的市場計算脫不了關係——是我憤世嫉俗嗎?不,我沒有這種氣力。最差的時候,我躺在牀上,感覺自己在陽光中爛成泥,與蚯蚓同居。最差的時候,我走在路上如深海漫步,空氣是一個透明的殼,把我和外界隔絕。最差的時候,我依然在人前微笑或大笑,看上去敬業樂業。因為我無力向別人解釋太多;我無力應付他人純粹出於社交需要的問候;我無法容許自己因病影響工作表現,那會讓我更討厭自己。大約有一年的時間,我同時活在兩個軀殼中,一個活潑開朗,一個疲累飲泣而沒有眼淚。一個在前面走,另一個在後面追。我就是我自己的戰場;在這場仗中我碎成灰燼。

 歌手過身後,我在網絡上讀到一位精神科醫生的話,大意是「病人能康復,不能單靠心理輔導,還須靠精神科藥物」。我的經驗剛好相反。病人肯吃藥,前提是醫患之間互相信任。精神科藥物有副作用,至少在分量上需要至少幾個星期調整,這段適應期病人並不好過,如果醫生不能給他信心,誰願意當實驗品呢?更重要的是:抑鬱症真能「康復」嗎?我很懷疑。

 自尊 是我在病中唯一能主宰的

 前兩天,我和好些朋友聚會見面,席間一位抑鬱症患者顯得風趣幽默,就像未發病前一樣。我心裏暗暗祝禱:「拜託,千萬不要有人問他的近况。不要評論他的病情。請裝作若無其事。」然後,就有人問起來,以為他已「好轉」。強迫患者交代病情是很殘忍的,尤其是,康復可能並不存在。同樣是長期病患,糖尿病、血壓高等還有指數可參考,變化之間有過程。我們沒有。請不要讓我們報告其實無法掌握的事情。

 我從沒期望有人能全然明白、了解我所身處的情况:連我自己都不理解的事,怎能要求他人體會?有一次,我的情况很差,醫生要求我一星期後覆診,因為他看不到我有求助的決心。當時我心想:「要我開口求助?不如直接讓我去死。」尊嚴是我最後的防線。我知道自己病、老、衰殘、過瘦、暴肥,想做的事無法做好。我是一個仆街老母,照顧不好兒子。我沒氣力看書或寫作,也沒能力上街看電影。我總是坐錯車、搞不清約會的日期。我日復日地忍受本不熟悉的頹唐、怠惰與落後。我每日都在鞭撻自己,實在不必再在醫生面前懺悔自己的病與罪。我在求診室裏曾經大哭、大笑、發脾氣丟東西,可是我沒有求過醫生或任何人。

 只能獨自走過戰壕

 理性、常識與心靈雞湯告訴我:這樣想是不對的,每個人都有需要幫忙的時候嘛,為什麼不能接受自己軟弱的一面呢?嗯嗯,這些話我都知道,都會說,可是我做不到。失去了健康,我已一無所有,難道連一點點自尊也要被剝奪嗎?我努力說服自己:醫生與病人是平等的。我的醫生已經給予病人足夠多的空間與自主權(事實如此)。但每隔兩三個星期我便要決定:一、什麼也不講;二、什麼都講,包括不應該講的;三、事先想好台詞,並且顯得通情達理,讓事情與對話都在計算中。我通常都選擇「三」。也許我不是一個合作的病人。這是我在病中唯一能主宰的。

 我會康復嗎?我初時天真得以為吃一個月藥便無事。隨着時間過去,我漸漸覺悟:也許我要吃一世藥。那些藥,讓許多白老鼠在實驗期間死去,也不一定能救治每一個人。

 死亡從來沒有離開過我

 即使藥物讓我們免於自毁,但活着本身有何意義?人類的數量已太多了,死一兩個傷心人又有什麼可惜?藥物不能提供這些問題的答案。我也沒有所謂的求診心得或康復資訊,因為,抑鬱症是一條血肉長城,你若然發現自己站在起點,就只能獨自走過戰壕,看着屍橫遍野,每一段殘肢都那麼親切又可憎。我之所以走到現在,是因為我的兒子;還有我的老貓,他們需要我,我也需要他們。我感謝家人無條件的包容;感謝我的醫生,讓我把坐墊扔在他身上;感謝我的好友,他們曉得沉默與尊重。然而每個活着的抑鬱症病人都有各自的理由存留;不是因為生存有多有趣,而是,我們當中還有人,希望在灰色中提煉出更深沉更深邃的黑——世界是不同層次的灰,所有人都活在混沌中;抑鬱症患者知道,看得真,其他人卻茫然於真相中。

 歌手去世前的那個晚上,我失眠,腦海中浮現以下句子:「死亡是一朵夜開晝合的花,醒來時,以為她沒綻放過,香氣卻一直繞上來。」是的,死亡從來沒有離開過我,也沒有離開過你和任何人。尼采說:「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抑鬱症病人都直面過深淵,轉頭想告訴別人,卻沒有人願意相信。如果他日我真的康復了,我會記着這深淵中的一切;那裏安靜、沉默、冷酷,如同巨獸的肚腹。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

 [文.張婉雯 / 編輯.彭月、袁兆昌 / 電郵.mpcentury@mingpao.com]


 加入我的書籤  友善列印  歡迎回應

讀了幾次,真的不容易明白,不要急,
慢慢去理解他們的世界,作者給我們帶來好多啓示:
其中我一直問:

真的沒有選擇?也許,在別人的世界是這樣的。

每個人都會有情緒,有憂鬱的狀態,
不是什麽大問題,只是不要變成病態,要預防!


預防憂鬱病,重要的是每天打掃内在的灰塵,
清洗自己負面的東西,從中吸取經驗教訓,還有正面的營養。

知多啲:親友現輕生徵兆 別只留emoji 應即見面表關懷

 【明報專訊】葉兆輝因學術研究,曾閱讀多份自殺人士的死因報告,發現當中不少個案都有徵兆(見圖),只是身邊人當時不察覺。徵兆可以是突然變得沉默寡言,甚至曾在社交平台公告輕生念頭。「其實在網上公告想死,也是希望有人關心。不少有輕生念頭的人,認為自己的死對世界沒有影響,無人關心,感到孤單。故若發現朋友有此徵兆,別只留一個emoji,直接約對方見面,可能簡單一個茶敘,問候對方,已可打消他的輕生念頭。」

 何永雄表示不少計劃自殺的人,在考慮期間會向人傾訴,因此大家留意到親友有輕生意圖,毋須避忌,可主動向他談生說死。「最重要是持續地關懷,並非在大新聞出現時才突然關心對方。」

 開門見山不避忌 要有同理心及耐性

 面對受情緒困擾的朋友,很多人想出言相助,但怕講多錯多,或不知如何入手。葉兆輝、麥永接及何永雄均認為,理想做法是直接和對方討論自殺,最重要是過程中要有同理心及耐性,當中有何說話應該說或不應說,三位專家提供意見予大家參考。

 DOs

 葉兆輝:

 ˙「你有何感覺?你會不會一樣做?」

 直接問對方感受,以此令他們打開心扉,說出感受,從而了解對方情緒及尋死意欲。

 ˙「我會陪伴你渡難關」

 讓對方感受到有人願意陪伴他解決困難。

 麥永接:

 ˙「你經歷這些事情,一定很困擾」

 「我未必完全明白,但願意多聆聽」

 抱以同理心討論,讓當事人感到你願意去理解他的問題。

 ˙「你在生活中很重要,我不會離開你」

 確定當事人的生存價值,讓對方明白有人重視他。

 ˙「隨時找我傾訴」

 提供實際支援,甚至為他找尋專業輔導,讓當事人知道有人願意支援他,減少無助感。

 何永雄:

 ˙「你有想過輕生?幾時?想過用什麼方法?」

 若察覺對方有輕生念頭,別避忌可直接問以上問題,了解他的尋死意欲,可鼓勵或陪同對方向專業人士求助;若當事人已有明確輕生計劃,應主動報警或送他去急症室。

 自殺徵兆:

 ˙在社交平台留下負面信息

 ˙蒐集與輕生或死亡有關的資訊

 ˙將心愛物件送贈別人

 ˙向親友道別

 ˙大部分時間心情抑鬱

 ˙認為自己無價值

 ˙寫下遺書或輕生計劃

 ˙工作能力或學業成績驟降

 DON'Ts

 葉兆輝:

 ˙「別學那些人一樣傻啦!」

 不應妄下判斷,說自殺就是傻,或有責罵意思,反而令對方不敢承認。

 麥永接:

 ˙「我完全明白你感受」

 避免輕易說明白當事人,只會令對方覺得你扮明白,產生反感。

 ˙「好多人慘過你」

 「有勇氣死但無勇氣生存」

 別企圖「拗贏」對方來打消他的輕生念頭,這些說話不會一下子改變對方思想,只會令對方覺得你不明白。

 ˙「自私」、「有無想過家人感受」

 別指摘當事人,令對方覺得你不明白他想法。

 ˙別承諾為當事人的自殺想法守秘密

 若對方輕生念頭強,應即向專業人士求助。

 何永雄:

 ˙「我現在來幫你解決問題」

 切忌抱着高高在上的態度,對方感受不到同理心,不願傾訴。

 ˙「睇開啲」、「不要太上心」

 帶有批判意思,會讓當事人覺得無人明白自己的困擾。

 ˙在傾談中切忌沒耐性或太快下結論

 例如當事人正面對欠債問題,你建議他申請破產,其實這未必解決到問題,也未必獲對方認同。

 ˙避免「離地」的安慰說話

 如當事人學業成績不理想,你說「某富豪也不是大學畢業」,只會令對方感到話不投機,不想進一步傾訴。

在家安寧死

http://premium.mingpao.com/cfm/Content_News.cfm?Channel=ja&Path=67403915422/yaa1.cfm



謬誤逐個拆解 在家安寧死後要驗屍?

 【明報專訊】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不少末期病患者,臨終前都希望回到熟悉的家中,在家人陪伴下度過最後時光。

 二○一六年香港大學的調查發現,逾八成港人期望由自己決定安寧照顧的安排,而非由醫生、家人或其他人作主。

 香港的在家安寧服務仍未普及,謬誤多多。作為家屬,如何在家支援末期病患?病人在家離世,是否一定要報警或驗屍呢?選擇在家臨終,誰人簽發死亡證?種種疑問,由醫生逐一解答。

 ■問醫生

 ◆岑:岑健(養和醫院急症科專科醫生)

 ◆梁:梁萬福 (老人科專科醫生)

 ■最後歲月只能住醫院?

 問:什麼是在家安寧服務?

 岑:對於在家安寧,很多市民甚至是醫生,都未必很清楚,到底如何才能在臨終日子留在家中?有什麼要事前準備?其實在家安寧,是專為病情無法逆轉的末期病人而設,例如嚴重認知障礙、末期癌症,或是單一器官包括心、肺、腎嚴重衰竭,這些病人不喜歡醫院環境,他們可以選擇在家臨終。在醫院門診部,不時有末期病患者或其家人求助,向醫生表明不想進出醫院,又極不願最後日子在醫院度過,查詢有什麼選擇。「在家安寧服務」提供醫生、護士等醫護人員上門醫療服務,支援整個家庭,病人在家接受醫護人員看診,不用到醫院,可在家人陪伴下走畢生命最後的路。

 ■在家安寧要什麼條件?

 問:若病人對在家安寧服務感興趣,如何轉介?

 岑:大部分香港人都不知道在家安寧服務,亦不知道他們有這個選擇的權利。很多末期病患的家屬,未必懂得照顧病人,例如病人因經常躺牀而生褥瘡,以致需要帶病人見醫生。有些病人會說不喜歡醫院的環境,亦有些病人覺得來看醫生勞師動眾。在這情况下,家庭醫生除了提供治療外,可建議病人選用「在家安寧服務」;不過在轉介前,要先全面了解病人的病情,現階段接受的專科治療,看醫生的頻密程度,以及病人對自己病情的認識程度。家庭醫生還要知道病人的家庭環境,例如家人可以給予多少照顧,是否願意付出時間去照顧病者等。另外還要考慮病情的發展,例如是否很快會變差,抑或是慢慢變差。家庭醫生會選擇適合的個案交給專科醫生,再由專科醫生作最後判斷。

 ■何謂病情無彎轉?

 問:如何決定病人是否適合「在家安寧服務」?

 梁:當收到家庭醫生轉介,專科醫生需要詳細評估,了解患者、家人的意願,以及其疾病是否無可逆轉。所謂「無可逆轉」,在醫學上要確診為末期病患者,最普遍是末期癌症,晚期認知障礙症,末期的心衰竭、呼吸衰竭和腎衰竭等。針對末期病患的治療,效果有限,而治療亦有可能只會為病人帶來不適、不便。即使繼續治療,病情仍會惡化。

 根據過往經驗,大多數選擇在家安寧的末期病患個案,都曾數次入院而病情無法逆轉,最終病人或家人都會選擇停止接受介入式治療,避免病人受無謂的痛苦。

 當藥物和手術治療都無法將病人醫好,而病人必然要面對死亡的時候,醫生才會建議病人考慮在家安寧照顧。相反,如果病症仍有機會透過藥物或手術治療改善病情,醫生都會建議病人繼續接受治療。

 ■不用再看醫生?

 問:病人選擇在家安寧,是否代表不用再看醫生?

 梁:當然不是。在家安寧只是不再接受介入式治療,但仍需醫護人士監察病情。事實上,末期病患選擇在家安寧,除非是突然死亡,否則大部分病人的病情都在走下坡,愈來愈辛苦。病人可能不太清醒、呼吸有困難,需要醫生定期監察,提供止痛或其他藥物紓緩不適。因此在最後階段,醫護人員上門看診的次數亦會較頻密。一般情况下,醫生會每兩星期一次上門為病人診症,在最後階段,醫生每兩三日要看病人一次。除了有實際需要,醫生上門亦可以令家人安心,知道這條路是有人支援的。此外,按照香港《死因裁判官條例》,如果有人在家自然離世,必須在離世前十四日內曾接受註冊醫生診斷,證明該人已被診斷患有末期疾病,否則屍體有可能需要接受剖驗,所以選擇在家安寧,也要繼續睇醫生。

 ■家人要學清潔遺體?

 問:如何準備合適的家居環境,方便在家安寧照顧?

 梁:接受在家安寧照顧,醫生會到患者家中,清楚解釋病人的病情將如何轉變,有什麼徵狀會出現,當面對死亡時,家人有什麼需要預備,並安排社康護士上門教授基本的護理知識。此外,設施的準備亦很重要,家人可考慮為病人購入比較舒適的醫院牀,協助病人坐高、移動,一般需數千元。患有認知障礙症,或神經系統問題的病人,例如中風,後期可能出現吞嚥困難,家人要學懂抽痰。因應個別情况,有些患者會需要氧氣機、抽痰機協助,令他舒適一點。此外,有時病人深夜在家中離世,可能要翌日早上才能移動遺體。因此家人亦需學會如何清潔遺體、調校適當室溫,好讓病人有尊嚴地離開。

 ■屋企會變凶宅?

 問:病人在家離世,家屬是否要立即報警?居住單位會變成凶宅?

 梁:家人一般最關心的問題是,病人在家離世是否合法?香港有九成人都在醫院過身,令很多人以為一定要在醫院過身才屬合法。病人在家中離世,就以為一定要報警處理,再將遺體送往剖驗,其實都屬謬誤。就香港法例,註冊醫生在病人離世前十四日內見過病人,並在離世後廿四小時內上門證實不屬於「非自然死亡」,註冊醫生是可以在死者家中簽發死因醫學證明書,再由死者家屬拿着前往死亡登記處辦理死亡登記,繼而安排殯儀服務移動遺體。

 根據香港法例,任何人死亡之後,遺體必須於四十八小時內移送到一個合法存放的地方,即是任何的殮房、殯儀館。所以在病人未過身之前,建議家人預先向殯儀公司查詢有關安排,做足準備。

 至於很多人擔心病人在家中過身,居住單位會變成凶宅。其實凶宅主要針對死於非命,即是他殺或自殺的個案。我們處理大部分的個案都是八九十歲以上的長者,能夠在家中自然死亡,對中國人來說都是好事來,不會構成凶宅的因素。

 文:高嘉莉

 插圖:杜思頴

 編輯:林曉慧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唔使睇醫生?」,可登入health.mingpao.com

13 8 2018

Sunday, August 12, 2018

地獄?人間?

看完《與神同行 2 》,久久不能平靜,地獄的終極審判!
好深刻的隱喻!什麽是地獄?什麽是人間?



電影帶來好多探索角度,好多警示,腦海最後湧現出一句話,可以總結 《與神同行 2 》給我的最大學習: daring to say sorry first whenever  making a mistake.

Image result for i am sorry, please forgive me

1 什麽是真正的地獄

繼續上一集寬恕原諒的理念,這一集,深入探索為什麼要寬恕原諒。

每個人的故事,都帶著深深的內疚,怨恨,源於原生家庭和古代殘酷的戰爭。每個人因爲種種原因,成爲受害者,殺人犯,同時也成爲拯救者,不同的年代和時空, 可以説是因果關係

故事錯綜複雜,通過三個主角死亡的經歷,學習慈悲,寬恕別人,原諒自己,幫助別人轉世過程,更重要的幫助自己走出內疚,憤怒的痛苦地獄。隱喻中,告訴世人學做善良人。

地獄首席使者:


Image result for 與神

他明白到自己一直幫助別人走出冤案,其實是在幫助自己還心債,清洗殺弟和對父親見死不救的孽緣。但他卻從來沒有懇求別人的原諒。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爸爸已經死了,太遲! 相信這是第三集要處理的家庭倫理和他心理上的一直存在陰影。


來到最後,他深深感到,令自己一千年都不能釋懷,活在內疚,懺悔中,才是最痛苦的。

“真正的地獄不在腳下,而是這一千年來無法傳達歉意的折磨。”


我深深感到:

寬恕原諒是從自己内疚,憤怒,仇恨的地獄解放出来的唯一方法。最重要的先原自己, 这是真正的爱自己!

另外,往往意識上,我們很想去幫助別人,或者我們的工作是在幫助別人,潛意識上,内在的自己,其實更是在幫助自己。

we heal ourselves while helping others.


金秀鴻




睡眠中噩夢不會講大話

遠東延誤殺了戰友金秀鴻,為了逃避責任,和他的上司活埋了金秀鴻。而且他們一直在欺騙大眾和金秀鴻的家人。這一孽罪是事實,也是噩夢,一刻也沒有離開他們,困擾著他們。所以遠東延備受睡眠中的噩夢困擾,正是他內疚的驅使。

噩夢不是來嚇唬我們的,而是要我們離開自己的陰影,從承認錯誤中解脫和釋懷。所以,夢境潛意識永遠是講真話的。聆聽自己的夢境,可以時刻清洗自己的心理灰塵,焦虑,不安和内疚的情緒。





3 孽緣的根?

他的爸爸在下一集的預告中感嘆:“一起都是我的錯”

是的,內疚,一代代人的輪回!爸爸自己生命的功課,源於他有些偏心,沒有感受親生兒子的感受,處理好父子關係,就將重任交給養子,而且是敵軍的孩子,導致兒子嫉妒。

這是很普遍的兒童,青少年性格問題的源頭。我也有這種經歷,婆婆帶大我們幾個。她曾經有重男輕女觀念,對我有忽略,小時候我有些不開心,但後來婆婆改變了,我在她心中也變得很重要。感謝她的覺知。

孩子最渴望的是家長愛,一視同仁的愛,更要賦予孩子價值感,覺得自己是寶貝。


我想,地獄首席使者的爸爸,在下一集,可能是學習如何寬恕自己,正如我在《BB 來了》觀後感 - BB 帶給我們...

那篇文章所指,父母也是孩子,也是BB,也會犯錯,要學習原諒自己,和孩子一起成長。

4 如何寬恕別人?

很喜歡這位「成造神」, 由馬東石主演 ( The Outlaws),他是故事其中的關鍵,揭開陰間使者過去的記憶。

Image result for 與神同行2  
他說的好透徹:

古往今來,看到太多冤冤相報何時了的悲劇,但其實,

“世上並沒有壞人,只有比較坏的環境和狀況。因此當你埋怨、感到憤恨、無法理解的時候,請回過頭來想想造成事情發生的原因,(把一切都倒過來想想),或許就會得到解答。”

電影裏,我們看到,三位地獄使者都殺過人。以上句子,我的理解是,哪個人沒有錯,甚至可能自己都有罪,將心比心,心就寬好多了,心情就會轉好,多了慈悲,包容,兼容,along with god's, live up gods spirit, 意義也許在此。

寬恕原諒是自己的事,是自己的選擇,與別人原諒自己無關。Don't waste tears in the past. 

愛自己,就要學習放過自己,放過自己,就要原諒自己!寬恕別人!只有原諒自己,才能不再活在過去。電影,從另一個角度,讓我們明白什麽是無條件的愛,而且包括愛自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lzeqSy1FZc&t=12s



Image result for 與神

“層層堆疊的隱意,絕對值得你從交錯的劇情中細細品嘗。”

“大多數的人都犯過錯,但只有少數的人有勇氣承認自己的錯,而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得到真心的原諒。”

最後,我們看到:電影是在用隱喻告知世界:

比起冰封絕境、異獸圍擊,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卻沒辦法懺悔彌補,也許這才是真正的地獄!

真的沒辦法?電影要我們思考:寬恕別人,原諒自己,其實是自己的選擇!

地獄,天堂,怎麽分辨?內疚,憤怒,長期活在不能釋懷的過去,活在壓抑憂鬱中,如同活在地獄!

地獄,天堂,由自己決定。

想起這句話:




Post images

                                            https://www.dcard.tw/f/movie/p/229406550


                                                                         TRAILER


喜歡這個電影,大場面,特技不亞於Hollywood大電影,但那些發人深省的隱喻和故事,將更加發揮改變世界的影響力,那些語重心長的話語,將留在人們心中。

CK Sharing:

與神同行,這一集比上一集複雜很多,更精彩;整套電影都在探討內疚,最能觸動我是,"世上沒有壞人,只有壞環境",很有意思!我相信,任何事發生,必定有它的原因,有它的特定環境,究竟是對,是錯,是無選擇,是無奈,抑或是......, 都已經過去了,不要把過去的自己去懲罰現在的自己,就算得不到當事人原諒,也要原諒自己呀!


感恩🙏🙏

Joyce:

每一個人,她/他的實相,都是自己創造的 ;  每一時,每一刻,都是人把事物吸引過來,事情的演進、發生 ……  一切一切都因我  ~  而發生了 !


故有言 : " 一切事的發生,都是最美好的、最恰當的 !

歡迎大家在下面的comment box 給與feedback 和分享你的感想, 

或將文章分享給更多的朋友:


https://goo.gl/GTcGqq 地獄?人間?)《與神同行 2 》

https://goo.gl/vgePH2 ( Share to your Facebook) 

https://goo.gl/iUM2Qe (  My Facebook )


黃明樂 wong_minglok@yahoo.com.hk
上頁下頁
Image result for 與神同行2 閻羅王

Image result for 與神同行2

轉載 :11 8 2018 明報
沒有壞人只有壞處境

 【明報文章】如果《與神同行》打動觀眾的,是原諒的力量,那麼《與神同行2》令人
反思的,就是原諒的原因。

 又如果,人世間的相遇,難免交織着傷害與受傷、贖罪與原諒,那麼,三個地獄使者,
一千年來一起共事,其緣不淺,其孽也深,箇中的糾纏,又該怎樣理解?

 「世上沒有壞人,只有壞處境」,就連最單純的小女孩李德春,也殺過人。她殺人,
是為了拯救自己的救命恩人解怨脈。

 解怨脈救她,看似是出於殺了女孩父母的內疚,其實真正原因,是他也曾被敵方的
主帥拯救,所以把自己得到的恩典,布施在他遇見的孤女上。

 當年主帥動了惻隱,收養解怨脈作義子,卻因為偏愛義子引起了大兒子(即隊長)
的嫉妒,最終令隊長親手殺了義弟。

 隊長是父親引以為榮的兒子,卻對重傷的父親棄而不顧,令父親因失救而死。
然而亡父臨終前卻慨嘆:「一切都是我的錯。」

 世事總是如此環環相扣。每一個壞人,同時也是個好人。每個好人,
也有不得已當上壞人的時候。善與惡,總是相生相剋。「當你埋怨,感到憤恨、
無法理解的時候,把事情倒過來想想,就明白了。」

因與緣,未必在同一個人身上發生,
未必在眼前發生,
也未必在有生之年發生,
但合起來,
就是一幅不多不少丁點沒偏差的圖畫。
如果這就是人間的定律,那麼,
誰又有資格,不去原諒誰?

 [黃明樂 wong_minglok@yahoo.com.hk]

Reference:

http://www.donnadreamhypnosis.com/2018/02/blog-post_15.html


《與神同行》- 修行路 ( 第一集,我的反思)


【影評】與神同行2:

最終審判 - 解開千年的秘密(劇透)


與神同行2:最終審判 - 解開千年的秘密

(劇透)




故事錯綜複雜,通過一千年前三個主角死亡的經歷,學習慈悲,寬恕別人,原諒自己,幫助別人還世過程,更重要的幫助自己走出內疚,憤怒的痛苦地獄。隱喻中,告訴世人學做善良人。
《與神同行 2 》啓迪1

令自己一千年都不能釋懷,活在內疚,后悔中,才是最痛苦的。我深深感到:寬恕原諒是從自己內疚,后悔,憤怒,仇恨的地獄解放自己唯一的方法。
《與神同行 2 》啓迪2


寬恕別人,原諒自己,完全是自己的事,是自己的選擇,與別人是否原諒自己無關。
只有原諒自己,才能不再活在過去
Don't waste tears in the past.
《與神同行 2 》啓迪3


愛自己,就要學習放過自己,放過自己,就要原諒自己!就要寬恕別人!只有原諒自己,才能不再活在過去。只有寬恕別人,
才能move forward
《與神同行 2 》啓迪4
11 8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