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5, 2018

放手吧


https://www.facebook.com/Mizoog/videos/pcb.2005039976396122/2005038773062909/?type=3&theater BB學游泳

 
這個video和Dr Red 的文章 ( 見下)令我記起5,6歲父母第一次帶我和弟弟划船去江中心游泳🏊,他們先做示範,然後,我們從喝水,嗆水,踩水開始,他們只是鼓勵和在旁邊保護,奇怪的是,我們喝了水,嗆了水也沒有害怕,因為我們有安全感,很快學會踩水,他們就放心了,至少可以不沉,會浮起來。

這個經驗告訴我,家長給孩子一把敢於自我探索的鑰匙🔑,過度保護反而令孩子自信心受影響。

父母放手,是智慧,是愛,更需要勇氣,自問自己還在學習,曾經問父母,為什麼你們可以那麼大膽,不怕我們出事?

我們三個siblings小時候都出過意外,好在沒事。他們想起來,都捏把汗。但他們也是這樣長大的。媽媽小時候瞞著父母去江河游泳🏊,爸爸更是個從小離開家人,獨自去外地求學。所以他們也會這樣去造就下一代。

自己做了母親,還沒有如此的放手給我的下一代。提醒我要向父母學習,我的mentor Dr Red的文章好透徹:

"父母給孩子最好的培養,就是讓孩子學會充分信任自己。

生命無常,隨時有意外,很多人因此生活在恐懼、焦慮、抗拒的狀態中。這個短片中的母親,陪伴孩子經歷意外,在安全的情況下,讓孩子體驗遇溺的危險。母親的冷靜、信任、陪伴,給了孩子最重要的支持,孩子的潛意識收到,因此過程中也保持冷靜,很快學會幫助自己平衡,身體自然就浮起來了。


許多父母以為愛子女的方法,就是提供穩當的安全罩,於是不斷用物質條件為子女舖排,讀書、事業、婚姻之路,都要幹預。這些舉動,形成子女對父母的依賴,自然缺乏自信、缺乏安全感,不懂為自己負責任,更不敢走出舒適區 (comfort zone)。


人生兇險處處,父母能夠保護孩子多久?孩子最需要父母給予的,不是直接的保護,而是鬆容面對人生的力量。父母安然面對挑戰,孩子也會安然面對;父母信任孩子可以解決困難,孩子也會信任自己可以;父母想孩子成為怎樣的人,首先讓自己也成為那樣的人。


我在自己的身上,在許多人的身上,看見了生命的尊嚴感、價值感、幸福感,不能靠物質條件,需要由內而外發生。如果父母渴望孩子有自信、有福氣、充分發揮潛能,就請放手吧 -- 讓孩子勇敢走出舒適區,自信鬆容地面對無常人生。 (父母能夠放手,需要很大的勇氣;孩子也會模倣父母的勇氣,迎向人生的萬變。)


生命力,是自然的;生存力,是自然的;生命的豐盛,也是自然的。我們要享受這一切,就要放下恐懼與抗拒,順應自然,在生命的河上,放鬆流淌。 "


(作者:Dr. Red)


23 6 2018

解夢前的準備

今天早上小小的夢:説的是樹單老師的一個聚會,什麽人都有,還有菲傭姐姐,...樹單老師問我關於一些解夢的事情,我説我夢見一位敬重的老師...,可以説是夢中夢。 夢中,心想,我還有很多工作,為一位我很敬重的老師解夢做準備......心中掛記的工作,一個敦促,這個夢的trigger。 後來,我醒了,開始發清醒夢( half awaking, half asleep, I know I am dreaming, actually I am feeling that I am working, writing),in my lucid dream, 正在做冥想,帶著一個清淨的心,讓夢者帶我進入夢境的世界,讓我們自己潛意識的大門開著吧,通過解夢交談,做一次整合,心靈的洗滌。心靈的滋潤。 醒來,就馬上讀有關老師的資料。 夢境要告訴我的: 解夢前的心裏準備工作很重要,幫我掏空自己,幫我專注聆聽,更深入的讀懂一個人。幫助解夢的互動更深,更透徹。 同時,我很感恩,越來越多朋友,開始注意自己的夢境對自己身心平衡的重要性。這是我感到欣慰的,也是我的夢想 - 讓解夢成爲普及的心理教育, 而不是心理學家的專利 讓解夢成爲家喻戶曉的文化, 家庭溝通的工具, 愛的流動更加深入! 我真的覺得,夢境不會無緣無故的來一趟,解夢 - 心靈之旅,調節我們的心理,平衡我們的身心。一旦人開始對自己的夢境有感覺了,有意識的去瞭解一個未知的內在世界,那麽,身心合一,平衡將更見容易達成,No health without mental health,潛意識的夢境意義才能真正發揮力量,綻放它智慧,潛能的美麗。


我的夢想 :
讓解夢成爲普及的心理教育,而不是心理學家的專利,讓解夢成爲家喻戶曉的文化,
家庭溝通的工具,
愛的流動更加深入!

謙卑的學習自己的夢境,
是和自己好好相處的時機,
愛自己的另一個層次,愛的升華!

https://www.facebook.com/donnawinter2000/posts/10212067641311792
我今天早上的夢 - a rehearsal 夢境要告訴我......
解夢前的心理準備工作很重要,幫我掏空自己,幫我專注去聆聽,更深入的讀懂一個人。幫助解夢的互動更深,更透徹。
選了我最喜歡的其中一副圖片,解夢後給我和個案的感受經驗 - 心花怒放。

24 6 2018






Make the best of it


今天一大早讀到這篇明報的新聞,手機裏便很快看到洪朝豐老師傳來的信息:“炎炎夏日,今天,出席了香港電台電視部新一輯《香港故事》的宣傳,接受了媒介的訪問,他們都很關心我病癒的情況。以我為主角的那一集,將於七月二十一日晚九時於香港電台31台播出。監制說,訪問我的原因,是因為我代表了那個年代,感性的電台節目。與有榮焉。”

https://m.mingpao.com/ldy/showbiz3.php?nodeid=1529831430872&subcate=latest&issue=20180624

“每日進食與説話都是挑戰,每天身體狀況都不同...康復路需要時間,但不會完全康復,只能在殘缺的情況下做的更好。

經過大難,得到如此深刻的體驗。如果遇到生命的挑戰時,想想老師的話和精神,和身體做好朋友,不論它變化成怎樣,它都是自己!接納自己愈多,心情就越平靜,就越有智慧面對挑戰,此刻想起我的偶像的話 :

life is a process to learn acceptance – to accept that things are the way they are and to make the best of it.

- Professor Hawking

老師已經活出這種精神!

24 6 2018

Sunday, June 24, 2018

解夢,尋找生命的支撐力

協助,陪伴媽媽走出哀傷的過程,我發現很多老人家都想別人看到他們的價值,也想別人支持他們繼續活出有價值的人生。特別是他們患病的日子,價值感,自我認同和接納,我感到太重要。

香港有相當多的老人處於depression狀態,如何讓他們感到自己生存的意義?

最近媽媽說她老是發夢,80後還記得夢境,我為她的腦部清醒而欣慰。

解夢,媽媽開始找到她當下生命的意義,不可缺少的元素。

一個是超級美夢,一個是恐怖的大噩夢,那是她入醫院前兩晚發夢,之後,又病倒了。

醫院裡,我和兒子和她攀談起來。媽媽很放鬆,感覺好溫暖,但心中好像有些納悶,揮之不去的夢境想和我們分享。

好,我們就來解夢吧。

解開夢境,最近媽媽轉化令人振奮:

首先是她的哀傷,憂鬱的情緒開始遠離,真的平靜很多,說話慢了,少了抱怨,多了一份理解,特別是當別人的意見和自己不同時,學習聆聽,調節心態,接納別人。

夢境的恐懼是怕自己失去價值,失去愛,失去生命。
解完夢後,她接納自己的脆弱,珍惜當下,
化恐懼為力量,她説:那個美夢是要她把對先生的愛和先生對她的愛傳給家人和更多的朋友。pay it forward.

她一出院就來參加我的工作坊,分享電影和工作坊給她的insights和啟發。



她開始真正活出夢境的真諦,活出丈夫的那種積極態度。

爸爸在生時希望把書送給更多石油工業的大專院校,媽媽就專程去國內辦這件事。

媽媽現在用行動慢慢實踐夢境的insights,實踐夢境背後的渴望,夢想

解開夢境,幫助媽媽找回生命的價值,那就是把愛傳出去。

解開夢境,媽媽明白到,她自己的夢境,就是解救自己的良藥,她感慨的說:

最近媽媽的噩夢解開了,她的心情輕鬆好多,
她興奮地訴我:
解夢就是從不可思議,可怕或負面的畫面,故事中找到正向的動機,正面的信息和意想不到的智慧,幫助我們做出改變。
Just Amazing

夢境,更重要的是幫助她找回生命的支撐力:

生命不可缺少的是什麼?

是對自己不能完美的接納
對生命不能完全掌控的接受

我再次感受到夢境治療就是和內在的自己,意識上的自己和潛意識的自己合一的過程,學習自己和別人的夢境,就是療愈自己,是和自己做好朋友,化解內在的矛盾的過程,也是生命的昇華。


生命不可缺少的是什麼?
其中一個:是對自己不能完美的接納,對生命不能完全掌控的接受
夢境療愈給我的啓發
解夢,不是對號入座,更沒有什麽固定的答案,而是去找到夢境中的隱喻和生命中的挑戰之間的連結,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方向,找到渴望和夢想,令自己身心安頓,平靜出智慧 
陪伴媽媽走出哀傷的過程,我發現很多老人家都想別人看到他們的價值,也想別人支持他們繼續活出有價值的人生。特別是他們患病的日子,價值感,自我認同和接
納,我感到太重要。香港有相當多的老人處於depression狀態,如何讓他們感到自己生存的意義?

打机背后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0212060780820284&id=1397252469

打機背后

打機成癮已經成為很多家庭的困擾?

打機背後,聽聽孩子在說什麼?

逃避家庭煩惱?不愉快的經歷?

逃避學業,悶蛋的功課,考試,填鴨似的教育制度?

(背後的原因,好多時候和家長的價值觀有關。)

自我探索,寻找自己?

或是真的喜歡電競,渴望成為選手? 背後看到孩子的潛能,創意?

不可否認,電子遊戲已經不是孩童的專享,而是不少成人,男女老少不可缺少的娛樂。大人玩的那麼投入,孩子怎可按捺心癮。

確實,電遊很容易上癮,不论背后是什么原因,如何訓練自己的自律,如何從中找到自己的出路和價值......令游戏成为正面的人生工具

這些,已經不僅僅是青少年的問題,而是社會大眾的教育課題。

Saturday, June 23, 2018

生命不可缺少的...



每次閱讀老師的文章,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觸動。 因爲,動容,源於真實。 昨天 整理書籍,看到老師送給我們🎁禮物,書和光盤...心裡想,老師現在怎樣了?他是怎樣過輕安的生活呢? 今天,老師就給我們答案. Just amazing

 https://www.facebook.com/donnawinter2000/posts/10212055580970291 《慢慢過日子》靜養期間,學習慢慢過日子,在裏面,學習一種輕安。慢慢過日子,慢慢過時間,一切都慢慢的,然後,它就發生了。 我雖然調了鬧鐘,醒來習慣再瞇一陣,賴床。然後,起來了。也許要遲到了,但不想催急,不想破壞了慢的氣氛。慢慢吃,慢慢品嚐,慢慢刷牙,慢慢出門。行到街上,突然,魔法便來了。我感到難以言喻的輕安,輕省,心安。彷彿一切都那麼輕柔,那麼踏實,那麼美好。我一陣欣喜,靜靜的,情緒不敢太激烈。它一直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直至我到了上瑜伽課的課室。嗯,美妙難言。生命求的什麼,不外是這份平安麼? 一天過去,醒來,依戀這種感覺。應約了,海邊,碼頭,天陰的,風吹過來。坐下,聊天,如沐春風,帶著跌宕,夾著一種恍惚,不知聊了多久。才開始吃點心。下大雨了,嘩啦嘩啦,行人撐著雨傘,狼狽而行。不怕,我們這邊有帳篷。三個多小時,飛逝而過。下了許多塲雨了。 我對學生V說,我此生沒有什麼成就,最大成就,在於自十六嵗起,一直堅持生活要有覺知,堅持忠於自己,活得真真實實,不會委屈自己,做不喜歡的事。那怕生活如何無聊,依舊帶著覺知,知道自己無聊,而不是糊裏糊塗,渾渾噩噩。那叫混日子。我不喜歡混日子。四十多年下來,堅持如固,依然沒有死去。那真算是一個成就呵。 我想,也許是我這份堅持,也許是我的真心,我思想人家所不敢思想的,做人家所不敢做的,我獨立特行,於是,許多人在我身上,找到了共鳴,安慰。是這個道理麼?昨天,我的恩師鄧靄霖說,到現在,依然有許多電台聼眾對我很有心,很關心我。聼到她這樣說,我有一種感覺難言。好像有一種熟悉,好像有一種陌生。刧後餘生,就繼續走吧,走吧。 學生V說,我的出現,啟發了他。是關於愛。我問:「是一份自愛和愛人的情懐麼?」「是你接納自己,欣賞他人。是我的感覺,很難説得清。就是這樣。」是這樣麼? 回到家裏,前妻在家,早做了我心愛的香蕉奶,那種滑,那種香,那種特有的甜味,太難説得明白。一口,一口,細細品嚐,慢慢,人像飄到天上。有點倦。前妻說,去睡一會吧,你眼圈有點兒黑呢。我捨不得睡,一直慢慢的跟她聊天,然後再磋磨了一陣,兩個半小時,倦了,終於上床去睡。夢中,夢到學生V,和他今天帶來的一位很年青的女孩子,是他公司的僱員。我們仨坐飛機,不知飛到那個國度。 V倦了,坐在一旁打盹。我和女孩子走開了。突然發現我原來懐抱著一個嬰孩,然後是水漲了,而我們行走於水漲當中,而不知。水漲到嬰孩的下巴,我急切的問他:「如果快要淹到咀上,你要通知我啊!」然後他說:「我會告訴你的!」回頭找V,他已不知所蹤。要去找他麼?抑或留在原地等他?否則,大家都在找大家,更難找。然後,朦䑃朧朧,夢醒了,輕輕的。我微微瞇開眼睛。一片漆黑,唯有窗簾頂透過一點兒外面世界的,朦朦的光。我很喜歡這種氣氛,似有若無,如夢似幻。鉄閘咔嚓了一下,木門打開了,前妻回家了。原來我睡了三個小時,好香。我從睡房出來。前妻帶來了牛筋湯河,我快樂的吃,一邊聊起天來。我說:「最近,我經常遺忘剛發生過的事情,卻又老記得老遠時候發生過的事,是老人癡呆症麼?」她笑著說:「人年紀大了,也會有這個現象呢。」笑著,就走開了。然後,我繼續慢慢的,活著。慢慢的,做這,做那。一切都慢慢的。我的心很靜。不知夜已深。我又回到黑夜的懐抱了。很開心。我就是夜的兒子。掛在牆上的電風扇吹送著風。風葉不住旋轉,發出微微的嗚嗚聲,襯托住寧靜的黑夜,很好聼。 我很幸運,擁有慢慢過的時光。靜夜,我想起了許多朋友。他們對我很好,都很關心我。也許,我以前真的做過許多好事。也許。也許。 我對生命沒有怨言。我想起了七十開外的好朋友M。她已經獨居了許多年,一直以來,只有自己照顧自己。這幾年,她的身體不很好,經常要看醫生。她說,許多老朋友都死了,丈夫和一個一個親人也都離開了,獨賸她一個未死,不知為了什麼。而我佩服她的堅強。她很關心我,有時,會跟我説:「我每天早晚都為你祈禱的。你不會有事的。」打從一相識,她便每天為我祈禱,於今十四年了。有時候,我會困惑她怎樣獨自生活。而她說:「一日未死,便要堅強。」在我水深火熱的那些日子,她一直用這兩句說話,鼓勵我。 我堅強麼?不知道。日子,就這様走下去吧。明天,太陽會升起,新的一天,又會開始。對面的山,依舊青蔥。那一棵兀自長在半山,孤單的木棉樹,花兒開了,花兒謝了,又添了新歲。而我是一粒微塵,卑微而多情的活著。忘記了時間,忘記了日子。來去如風,輕輕的。在藍色的天空下,一隻小鳥飛過。就是這樣了。 學習輕安,學習如何慢活,學習感受當下的感受,老師調理身體,靜心修養的日子,也給我們帶來正能量,正面的生活態度。 老師的文章刻畫內心世界和感受縂是那麽細膩,盡顯真我absolutely authentic,讓人很容易connect with , 走進他的state of mind, 感受他的living at the presence, 回到生命的原點,和自己好好的在一起,這些,這些,我渴望的,都在老師的文字裡感受到。很好的提醒。 回想從三年前上老師DJ課程,上打坐堂,我們一班學生都爲洪朝豐老師修行來到另一個高峰而喝彩。 但正是這個時候,生命又要給他更加嚴峻的考驗,還要奪走可能是他生命最重要的財富 - 磁性的聲音。 病中的日子。他活得仍是那么真實,踏实,學習任何時候,覺知自己生命的價值,用生命,激励更多人有力量活下去,活的有意义。

他用行動證明,幸福真的不是外界可以給到的,健康也不是幸福不可缺少的條件。 老師身上,我看到了幸福是... 幸福是選擇,是有能力感受到愛和獻出愛,
他用生命編寫故事,再次啓發我們:
生命不可缺少的 是對自己100%的接納,對生命的接納!

讀到老師的夢境,我想起前两天解萝的感受:
我發現,潛意識世界,無分彼此,每個人的夢境,都充滿智慧,愛和潛能, 解決問題的資源...


https://www.facebook.com/chiufung.hung/posts/10216356338163692
23 6 2018

Thursday, June 21, 2018

當愛變成傷害

同性戀之間的暴力,原來超乎想象的嚴重,情緒勒索,語言暴力,肢體暴力,50%的同性伴侶都有創傷性的經驗,因爲不敢發聲,怕受到歧視!而且極少社會的支援。
這篇文章,盼引起關注。

她愛她,卻傷害她 櫃裏暴力 求助無門?

 【明報專訊】過往,東西方社會對於親密關係的組成,主要是建構在男與女的異性關係上。因此,當討論親密關係暴力的議題時,無論學術界或社會大眾,較多集中在異性之間親密關係裏所發生的暴力。或許如此,社會政策或社會福利機構對於親密關係暴力的議題,長久以來多採用以異性親密關係的思維與架構,為受害者提供支援與服務,而忽略了同性之間遭受親密關係暴力的經驗,以致出現顯著的差異。

 五成同志曾遭另一半家暴

 根據過往的本地研究,近五成同性親密伴侶曾遭受另一半暴力對待,情况甚至比異性情侶更嚴重。其中多達七成半同性伴侶表示曾遭受精神暴力,近四成曾遭受肢體攻擊,亦有近兩成三曾遭受性暴力。近一成三的同性伴侶更曾遭受以上三種形式的暴力對待。雖然政府於2009年修訂《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將同性同居伴侶納入保障範圍,但民事檢控阻嚇力低,申請強制令的程序繁複,加上相關機構對同志議題投以異樣的眼光,使得同志伴侶常未覺受惠。

 查閱對方手機 禁出席社交聚會

 Joey和Kitty是一對女同志情侶,同居三年多,因為深深感受到社會對同志的歧視,二人只向親近的朋友表明其性取向,並未向父母或同事出櫃(公開性取向)。Kitty在親密關係中一直缺乏安全感,經常要求檢閱Joey的手機信息,又禁止她出席社交聚會。Joey雖然感到壓力,但認為這是源於Kitty對她的愛,所以全盤接受。

 不過,Kitty的控制行為變本加厲,兩人的爭拗日益嚴重。每當Joey訴說自己的困難,Kitty便會情緒激動,開始破壞家中的物件,更揚言「你再唔聽我話,我就幫你向父母同同事出櫃」。Joey一想到可能會受到歧視,破壞與家人的關係,更會影響工作前途,焦慮恐懼油然而生。她嘗試跟朋友傾訴,最後只得到「你對佢好啲就無事」的勸說,令Joey開始自我質疑,是否付出得不夠多。

 後來雙方關係愈趨緊張,Kitty更以死相逼,向Joey發出多種藥物的相片,並威脅「你唔愛我啦?如果你唔理我,我就吞晒啲藥自殺」。Joey眼見Kitty可能有生命危險,於是報警求助,但當Joey和警察到場,Kitty卻當場回復平靜,即使Joey表明她們是女同志同居情侶關係,自己長期遭受精神虐待,Kitty亦疑似有自殺的傾向,警方也只當作感情糾紛記錄在案,以息事寧人的態度叫Joey「𧨾下佢就冇事啦」。其後,Joey試圖尋求社福機構協助,卻因為機構處理同志親密關係暴力的經驗不足,常以異性關係的觀點提供服務,讓Joey時常感受到不被理解與挫折,最終機構認為Joey並沒有求助意願,而不再跟進個案。

 情緒勒索 「𧨾下佢就冇事」?

 經歷長期而高壓的親密暴力,又得不到朋友的體諒和專業人士的支援,Joey身心靈受到巨大創傷,並怪責自己沒有在關係中投入最大的努力,對Kitty又愛又恨,在多重負面情緒與矛盾的拉扯下,Joey陷入絕望當中。幸好Joey其後得到同志組織的協助,重新正視親密暴力的嚴重性,並將個案轉介到同志友善的社福機構,在各方的支持下,Joey希望親密關係及生活能回到正軌。

 威脅公開性取向 逼就範

 跟異性伴侶個案一樣,同志伴侶也時常遭受不同形式(肢體、言語、精神、經濟、性)的暴力對待。過去研究也指出,同志親密暴力類型以情緒勒索較為常見,並且常以「如果你愛我,你就要聽我話」、「我去自殺,都係你嘅錯」來合理化一切暴力行為,使受害者產生對親密關係的困惑,進而內化一切責任,背負愧疚和無力感來維持關係。在親密暴力發生的初期,受害者可能察覺不到暴力的存在,以為稍作安撫、盡量配合便可安然無恙。但事實是暴力行為只會因為不斷容忍而愈演愈烈,使受害者容易長期生活在暴力循環的陰霾當中。

 同志與異性親密暴力不同之處,在於施虐者常會以受害者的性取向作為勒索的籌碼,威脅公開其性取向。由於整體社會氛圍對同志議題的了解及接納程度趨向保守,同志在社會上遭受不同程度的污名化和歧視,出櫃成為不少同志的枷鎖。施虐者得以利用受害者這份焦慮及恐懼,逼迫對方就範。

 再者,一般社會大眾對保障同志權益的政策與立法的態度較保守,同志群體的需要常被正式體制忽視,以致專門協助同志的社福資源匱乏、專業人士(如社工、輔導員、警察、醫護人員)對同志親密暴力的認識及敏感度不足。即使受虐的同志積極求助,專業人士常單純認為感情問題可以「牀頭打交牀尾和」,甚至有恐同傾向,令遭受親密暴力的同志在求助過程中舉步維艱。

 暴力零容忍 靠多方合作

 同志親密暴力的問題一直埋沒在社會邊緣,正視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對暴力零容忍」不止是口號,而是要多方共同合作。政府的參與不可或缺,同志權益在法律及政策中應受到重視,落實推動更有效的親密暴力法例及反歧視條例,並分配相應資源設立同志專屬的親密暴力防治服務。此外,政府機構及社福機構應提高前線人員對同志文化的了解與敏感度,讓同志能在友善的氛圍下傾訴心聲。同時可從社區倡議入手,令大眾了解同志親密暴力的特性,同時喚起擁抱多元的意識,建立性別友善的社會。

 ■協力:女角平權協作組(女性性小眾)

 電話/WhatsApp:5281 5201

 電郵:lescorner2015@gmail.com

 網址:www.lescorner.org

 文:陳季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洪菲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研究助理)、女角平權協作組

 編輯:蔡曉彤

 電郵:featur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