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9, 2019

香港現狀如《潛行兇間》中多層夢境

作者:譚新強

9 8 2019

以下是作者自己的觀點,只供參考,整篇看完,我認同:

整個世界都在潛行夢中,夢境的多層次和多面性, 令我思考如何利用夢境的價值,潛意識的智慧...



 【明報專訊】近月香港人、大陸人,有段時間甚至全球的注意力,都放在香港的街頭動亂上。這場風波大幅影響所有市民的正常生活。不幸,經常性的遊行、集會、示威,甚至暴動,已逐漸成為非常不正常的新常態。我不迷信,出街前從不懂亦不看通勝,但現在每次出街前,反而要先睇清楚「示威遊行加暴動黃曆」,唉!

 我曾用過Matrix電影的blue pill、red pill選擇來比喻現世代虛擬與現實世界的混淆,亦以此暗喻不同體制內的生活方法。在今次香港的動亂中,如留心很多細節,包括如何利用互聯網組織活動(為何不制止?沒有技術?),以至部分香港人,從所謂「經濟人」,如何所謂「醒覺」,基因突變成滿腔怒火的「政治人」,都跟Matrix的一些含意,非常脗合。

 香港狀態超現實

 近日香港幾乎有點無政府狀態的感覺,但這亂局很有特色,給人一種超現實,甚至類似夢境的感覺,令我想起另一套經典科幻電影《潛行兇間(Inception)》。電影講述一批有能力「潛行夢境」的專業特工,如何以此技術達到某些商業或政治目的。有趣之處是原來夢境是可以有多層的,每一層都非常真實,但層數愈高,愈不穩定,隨時有夢境世界倒塌的危險,人亦可在夢境中真死亡。雖然夢境非常真實,但仍必有破綻,區別夢境和真實的方法是旋轉一個陀螺,如違反物理,停不下來,就是仍在夢中。電影結局,當然故弄玄虛,主角似乎回歸到真實世界,但桌上的陀螺仍在轉動……

 幸運地我沒有親身經歷過大型暴動,但新聞和歷史上當然見過無數次遊行、示威、暴動,甚至革命。近代例子包括2010年代初,在突尼斯、埃及、也門等國的所謂Arab Spring,1986年菲律賓的People Power Revolution,和一些非革命性的暴亂,如2010年的希臘反EU反節約運動,和從去年十月在巴黎開始,仍未完結的「黃背心」運動等。

近日我跟多位香港、內地和外國朋友傾談,一位是資深記者,曾目睹和採訪在中東、印度和美國的多次暴亂,另一位是重量級全球投資策略師,非常熟悉中東、俄羅斯、南美和歐洲局勢。另外一些朋友則親身經歷過1992年的LA暴動、六四事件,甚至香港1967年的暴動。

異口同聲,他們覺得最驚訝,最讚嘆,我最感恩,近乎奇蹟的一件事,就是即使這場已超過兩個月的動亂,暴力程度肯定有所升級,受傷者日漸眾多,令人非常擔憂和痛心,但直到現時為止,仍未有人在騷亂中直接死亡。當然已有數宗自殺案,令人惋惜亦需防止再發生,但因暴力而死的,暫時沒有,Hallelujah,阿彌陀佛!希望繼續保持下去!

朋友指出,即使希臘,只因反財政節省而引發的暴動,規模比香港小,但示威者和警察,兩方使用的武力,都遠比香港高,亦有較嚴重傷亡。美國就更不用說,例如洛杉磯那次暴動,即使黑人被白人警察虐打,勾起數百年當奴隸的仇怨(比香港人更有資格不滿吧),四處暴亂,但美國政府絕沒有因有疚意而手軟,不止國民警衛隊,甚至出動海軍陸戰隊來鎮壓,拘捕超過12,000人。當然除了暴動,亦有搶劫事件,是不對,是犯多條法,但他們搞事的原因就是窮。悲慘世界裏的主角Jean Valjean也一樣,他不是為革命,只因為窮,為侄女偷了一條麵包,就被判坐牢19年—他沒有放下8元,他的確是賊,他有後悔,但他更有人性,故事更感人,得到一百多年來,全球讀者和觀眾的歡迎和共鳴!

 改朝換代要武力支持

 雖然每天發生的事件都非常真實,影響著我們生活,但某程度上這場動亂仍有點「夢境」的虛幻感覺—我亦發現了旋轉不停的陀螺破綻。如果「時代革命」不止是句口號,不是只要求回應五大訴求,不是只要求落實一國兩制,而是一場真正追求改朝換代的革命,那麼反政府者的首要任務,必然是企圖爭取擁有武力的軍隊和警察的支持,站在正義人民的一方。菲律賓成功推翻馬可斯政權,正因為人民成功說服軍隊不開槍,反過來站在人民的一方。

 在香港,我極少聽過示威者企圖說服整個警隊,或只個別站在前線、其實年紀跟他們接近的警察,掉轉槍頭,站在他們「正義」的一邊。我曾跟支持示威者的熱心議員討論為何不這樣做,他們的答案,跟在街上聽到的一樣,沒有邏輯,只會侮辱警察的學歷水平低,做警察人工高,去邊度揾,所以必須繼續執勤,繼續打下去。即使這是事實,仍解釋不了為何示威者不嘗試說服警察站在他們那一邊。感覺上,他們的觀點有點似你請了個泰拳教練,他收了錢,所以必須跟你打,不可逃避,不可放棄,但又當然不可太過大力打痛你!

 不出解放軍免成口實

 所有示威者都知道,警察背後仍有駐港部隊,內地當然有更大支援,其實香港警察是這一層亂局「夢境」的最後防線。確有極少部分,思想最偏激的所謂「焦土派」,他們號稱希望解放軍盡快出營,攬炒搞垮香港經濟,對他們更有利。但試想一下,即使是這樣,所謂時代革命,仍是絕不可能成功的,所以仍只是一個夢境,一個假象。

 其實如果中央真的想在短期內平息這場風波,是應該有方法的。我最支持的當然是尋找一個和平的政治解決方案,例如重啟政改,再加倍努力改善民生,但可惜暫時仍未見任何動靜。除此,當然政府也可選擇使用較大武力鎮壓,打破這一層無政府狀態的噩夢。

中央沒有這樣做,仍然保持克制和有耐性,明顯原因是,不想在六四事件30週年,中美進行修昔底德陷阱式鬥爭之際,讓西方有任何機會以過度武力鎮壓為藉口,對中國執行更嚴厲經濟制裁。

 倘現中等收入陷阱 美毋須憂慮中國崛起

 君不見貿易戰升溫,人民幣兌美元已跌穿7算的警戒線。大摩估計,將繼續跌至7.15至7.3水平,然後如特朗普繼續提升關稅,人民幣必再受壓。我未必認同這預測,但無疑如人民幣逼近港元掛鈎美元的7.8滙率,到時香港政經困境固必然雪上加霜,內地經濟也必定非常困難。港元兌美元的掛鈎政策是保衛香港繁榮穩定非常重要「定海神針」,跟法治不相伯仲。

 除此,如我經常所講,從沒有任何發展中國家是靠貶值而發達的。我亦指出過,中國其實正同時面臨一對雙重陷阱,既有修昔底德陷阱,亦有更切身的中等收入陷阱。如中國長期徘徊在人均8000至9000美元年收入,不能達到約1.35萬美元的發達國家最低標準,總經濟規模則無法追近美國,那麼美國又何需擔心中美墮入修昔底德陷阱呢?如果事情真的這樣發展,是好事還是壞事,就見仁見智,亦當然是個觀點與角度的問題。

 風暴不斷驚醒夢中人

 無論如何,在香港事情上,中央為了以大局為重,似乎寧願讓動亂再多繼續一會,希望巿民逐漸見到亂的不良後果,意見走向反對示威者,有望風波自動平息。近日逮捕行動亦有所加速,示威者也似乎終於開始呈現疲態,甚至取消某些行動。只希望沒有突發事件,再次令到情況升溫。

 假如頂層夢境粉碎,動亂得到平息,但當然所有深層次問題仍未解決,香港只會跌回到下一層的另一個夢境—一國兩制。這層夢境開始時頗真實,大家都以為我們真的可活在一個跟回歸前一樣,甚至更自主的香港,但經過22年來,無數次風暴的衝擊,金融風暴、金融海嘯、SARS、23條、政改、越境執法、今次逃犯修例風波等等,這層夢境已不斷搖晃。這一層夢境假象還能撐多久? 2047年有點遙不可及吧!睡著(或裝睡)的人已不停翻動,接近蘇醒,旋轉著的陀螺已搖搖欲墜,如要留在夢境,需要更努力裝睡,或加重安眠藥。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The above article is for reference only, very thought provoking and hopefully it will inspires people to think more, deeper beyond......

My feedback and reflection 

我認為:不論是白日夢,清醒夢,睡眠夢還是情緒爆發,不論白天還是夜晚,人都是處於發夢狀態,只是在不同的層次, 不同的空间和“清醒度”。

解夢之後,我們發現,不少噩夢 - 睡眠中的噩夢比現實更現實,比真實更真實,因為我們被喚醒,被覺知,行動力的爆發,比任何時候都有自發性,理性和人性。

這個時候的改變,會最有價值和突破,歷史也會被改寫,自己的歷史會直接影響世界的歷史,只要我們利用潛意識帶來的共時性。

可惜的是,如果人的自我防禦機制太強,不主動去面對,理解噩夢...噩夢就會變成實現。

我認為,噩夢是來解決問題的!








https://www.facebook.com/donnawinter2000/posts/10214756683536167

9 8 201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